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織田信長第一次上洛──來自美濃的暗殺令

背景

先略説一下永祿2年2月織田信長上洛的背景。

京都的形勢

3個月前,永祿元年11月,滯留近江朽木的幕府將軍足利義輝,和掌握京畿實權的三好長慶終於達成和議,義輝得以重返京都,結束長達5年的流亡生涯。

尾張的形勢

差不多與此同時,織田信長殺死家中最大的敵對者織田信勝織田信行,隨後又擊敗岩倉的織田信賢,大致上平定尾張一國※※。待新年過後,永祿2年2月,信長以尾張國主的身份上洛。

岩倉落城年份有各種説法,有機會再研究。
※※犬山城織田信清依然健在

和同年4月上洛的齋藤義龍上杉謙信相比,信長謁見將軍所得成果不明。對於信長上洛目的有各種不同説法,但至少可以推測這些大名都是以足利義輝返京為契機才有所行動。

本篇篇幅很長,有點像章回小説

丹羽兵藏御忠節之事

(永祿2年初)信長(26歲)突然決定上京,點名80人隨行,遊覽京都、奈良、堺各地,又為了謁見將軍(足利義輝)留京數日。此行得以謁見將軍甚感光榮,信長特意佩帶鑲嵌金銀裝飾的太刀,隨從們的刀具亦是如此。

不明白。這段有各種各樣的解釋,但大意都是打扮得很華麗地去見將軍。原文:「大のし付に車を懸て、御供衆皆のし付にて候也」。「車を懸て」是怎麼回事?明白的朋友請指教m(_"_)m

(2017.07.05)後按:谷口克廣先生在〈天下人之父・織田信長秀〉解釋「懸車」是「懸車致仕」的「懸車」,即官員告老還鄉後,把皇帝送贈的車掛起表示榮耀。雖然仍然不明白信長為甚麼要「懸車」,但總算是個解釋。

清洲那古野彌五郎有個家來,名叫丹羽兵藏,生性機靈。兵藏獨自上京時,在路上遇到一行約30人的團體,由5、6個上級武士帶領。在近江志那乘船時,那些人問兵藏:「你是哪裏人?」兵藏道:「我是日本三河人,途經尾張到此。來時戰戰兢兢,甚是擔心費神。※※」其中一人回應道:「上總介信長也威風不了多久。」

簗田彌次右衛門的男色對手。簗田彌次右衛門則是「前」尾張守護斯波義統「前」家臣。
※※原文:「尾張の国を罷り侯とて、有随なる様体にて侯間、機遣仕り侯て、罷り越し侯と申し侯」。「有随なる様体にて侯」類似是垂頭不語、戰戰兢兢、小心翼翼的模樣。另有解釋為那些可疑人士得知兵藏經尾張而來,變得沉默不語。

兵藏看這些人神神秘秘,説話奇怪,覺得可疑,尾隨至他們的旅舍附近住下來。兵藏和一個伶俐的小孩混熟後,問道:「這些人上京去湯治嗎?都是些甚麼人?」又強調道:「我是日本三河人。」小孩放下戒心答道:「不是去湯治。他們受美濃國之命,計劃到京都刺殺上總介。」帶頭的人有小池吉内、平美作、近松田面、宮川八右衛門、野木次左衛門、青木加賀右衛門※※

那個伶俐的小孩不知是和美濃眾一夥,還是宿所的孩子。
※※只有〈信長公記〉天理圖書館藏本列明第六人。

兵藏趁夜潛入帶頭人屋子附近,偷聽他們説話。「……只要得到將軍同意,命令那裏宿所的人,用鐵砲射擊也不會有麻煩的……」

次日,兵藏先行進京,監視美濃眾入住京都二條蛸藥師的宿所。等到深夜,兵藏在他們屋外的門柱畫上記號,然後去打探信長的住處,得知他住在室町通上京裏築地町。兵藏到信長宿所敲門找得守衛,道:「我是從清洲來的使者,有十萬火急的要事稟報。金森殿蜂屋殿在嗎?」兵藏見到金森長近蜂屋頼隆後,把知道的事一五一十地説出來。

金森蜂屋兩人立即向信長報告。信長問兵藏:「那些人住在哪裏?」兵藏答:「他們都住在二條蛸藥師附近。我在那裏做了記號,不會認錯。」説着説着,天亮了。信長道:「金森認識那些人,你和他一起去看看。」

金森兵藏到了該處找出美濃眾,道:「上總介大人知道你們昨夜進京,派我來打個招呼。你們等下也去信長處回禮吧。」那些人聽了都大吃一驚。

次日,美濃六人眾去了小川表。信長從立賣小川表遊覽,看見他們便搭話道:「聽聞你們為殺我而來。身為小輩想要殺我,簡直是螳臂擋車。想動手的話,便在這裏動手吧!」逼得六人不知如何應對。

京裏的人議論紛紛,有人説信長有失大將風度,也人説年輕人理應如此,褒貶不一。

立賣、小川表是政廳、寺院、服飾店集中地,可能是當時的鬧市吧?

數日後,信長返回守山。次日下雨,黎明出發,從相谷八風峠,急行27里路,過了半夜,約凌晨4時左右回到清洲

其他資料所記述的上洛

〈信長公記〉(下稱〈公記〉)記述信長上洛一事固然精彩,山科言繼的〈言繼卿記〉(下稱〈卿記〉)亦十分有趣。

永祿2年2月2日 天晴
自尾州織田上總介上洛云々、五百計云々、異形者多云々
(聽聞織田上總介從尾張上洛,共500人,多有奇形怪狀的人)

同年2月7日 有雨
尾州之織田上總介晝立歸國云々
(聽聞尾張織田上總介上午出發回國)
值得矚目之處,當然是言繼那句「異形者多云々」。〈公記〉提到尾張眾對謁見將軍感到雀躍不已,一行人刻意打扮。想不到真相卻是,這種打扮在京都不獲好評,哀哉。

此外,兩者記述的人數相距甚大。〈公記〉是80人,〈卿記〉是500人。不過,太田牛一所指的80人是被點名的人,多出來的數百人或許是其他隨從。

除上述兩史料外,〈嚴助往年記〉(下稱〈往年記〉)也有相關記錄。

3月某日
尾州織田彈正忠上洛、有雜説俄罷下云々
(聽聞尾張織田彈正忠上洛,出現閒言雜説,匆忙離京)
這裏和〈卿記〉不同,是3月份的記事。或許是嚴助待整件事完結,直到3月份才寫下來?〈往年記〉另有提到,信長因「雜説」才匆忙歸國。「雜説」,是指美濃刺客的事?還是尾張有甚麼不穩動靜?這一點我們永遠不會知道。

順帶一提,可信性不高的〈武邊咄聞書〉〈常山紀談〉也有收錄同一事件,有興趣可以一看。

曲折離奇的暗殺行動

信長、美濃眾和兩者遭遇的大約位置

丹羽兵藏機警,還真沒説錯。他在知道同船那些人是刺客之前,已經機警地懂得謊稱自己是三河人。可是,如果那些其實是三河國的敵人,豈不糟糕?這是吐槽點一。

吐槽點二。跟兵藏混熟的小孩,真的知道美濃眾是去行刺的嗎?雖然兵藏後來有親自去偷聽確認,但他肯定美濃眾行刺誰嗎?美濃眾只不過説了「將軍同意」、「命令宿所的人」、「鐵砲射擊也不會有麻煩」等話而已。這是吐槽點三。

……或許當時兵藏聽得真確,只是〈公記〉引述不清……?

綜合上述懷疑,美濃眾暗殺信長會否純屬子烏虛有子虛烏有?萬一!百萬分之一!如果整件事其實是個誤會,那麼美濃六人眾當街被罵,是否感到莫名其妙而驚呆住了呢?這是吐槽點四。

以上只是個人趣味的胡思亂想,請不要介意。

Ashikaga Yoshiteru
足利義輝畫像
By 日本語: 土佐光吉か(策彦周良賛) English: Attributed to Tosa Mitsuyoshi (Inscription by Sakugen Shūryō)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相關閱讀──織田信長暗殺事件簿:

一生暗殺不斷的織田信長,最後還是劫數難逃……
①比良大蛇
那古野城的自投羅網
③永祿2年第一次上洛
④千草峠槍擊事件
本能寺之變

參考:

維基百科 足利義輝 條目
信長公記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信長史料集 (岐阜市歷史博物館)信長史料集編集委員會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