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9日 星期四

三河吉良義昭、尾張斯波義銀會見

快要被事情順序搞瘋。

武衛樣和吉良殿御參會之事

在清洲30公里外的下津之鄉,有座名叫正眼寺的寺院,屬於要害之地。傳聞岩倉方面打算把該寺改建成據點,信長立即召集清洲居民到正眼寺砍伐一帶樹林,並且出動軍勢加以保護。居民一數,只有83名騎馬武者跟隨其中。

岩倉方面亦出動大軍3,000人至「たん原野」。這時,信長策馬來回視察,指示居民集合起來,手持竹槍排在後方,又命足輕(≈步兵)上前牽制敵人。不久雙方各自收兵。
換言之,信長為了使岩倉方無法在正眼寺建立據點,召集民眾夷平當地樹林。但清洲居民覺得隨行保護的兵員太少,覺得不安。

(弘治2年?3年?)4月上旬,駿河今川義元提出三河、尾張兩國和平交涉,安排三河守護吉良義昭和尾張守護斯波義銀會面。

會面在三河上野原進行,義元陪同義昭、信長陪同義銀,兩陣營相隔約150米。義昭、義銀面對面坐在陣中交杌上。

為了決定兩守護的序列高低,兩人向中央前行十多步,沒動作沒交談,又各自回到交杌坐下。然後雙方拔營回國。

信長尊義銀為尾張國主,把清洲城讓出,自己搬到北櫓居住。

年代考

強援齋藤道三死後,織田信長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在美濃的調略下,岩倉織田信安、兄弟信廣、信勝先後謀反。太田牛一形容此時為信長苦困之時,陷於孤立無援的境地。

在這個背景下,信長手上握有尾張守護斯波義銀這張王牌,和鄰國三河達成停火協議,專心國內爭亂。無法確定這次吉良、斯波兩國守護會見發生在何年。雖然出典不明,一般説法是弘治2年。根據〈觀音寺文書〉,在弘治2年3月今川和織田軍曾經在馬頭原交手。所以到了4月,雙方抬出兩國守護議和也算合情合理。

可是!如果兩國守護會見真是發生在弘治2年4月上旬,就即是長良川之戰的4月18日直前。如此這般,信長軍行程緊密得不禁令人有點疑惑。

根據〈新編安城市史〉,吉良義昭、斯波義銀卻是於弘治3年會面。弘治3年的4月上旬的話,即是發生在稻生之戰後,當時織田信長的確是比較空閒。隨帶一提,在弘治3年,美濃國主齋藤義龍分別在1月和4月先後寫信給織田信廣和織田信勝。兩封信的內容十分簡略,完全猜不透當中玄機。給信廣的那封是新年問候;給信勝那封則是「詳細請和使者商談」

吉良義昭和斯波義銀

剛才提到「達成停火協議」,其實從〈信長公記〉完全看不出來。「達成停火協議」這件事,是從弘治2(或3年)後尾張和三河之間平靜了一段時間,所以推測出來的。回到〈信長公記〉的描述,吉良義昭斯波義銀因為家格身份相持不下,兩人一直保持「……」的狀態,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想像當時情景,可能會覺得惹笑。不過在外交的層面上,即便是現代也有許多類似爭議,例如誰先進場、誰先發言等。所以看這一篇時也能有點共鳴吧?


斯波義銀(津川義近)
斯波義銀畫像
By Musuketeer.3 (Own work) [CC BY-SA 4.0], via Wikimedia Commons

參考:

維基百科 斯波義銀 吉良義昭 條目
信長公記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信長史料集 (岐阜市歷史博物館)信長史料集編集委員會
[人物探訪] 山城と武将たち⑫吉良義昭(みかわこまち)石川浩治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