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

長良川之戰②終──齋藤道三的遺言狀

續上回長良川之戰

信長從太良歸陣之事

(弘治2年4月20日)齋藤義龍(30歲)首實檢後,向織田信長(23歲)的本陣大良同太良方面進軍。信長軍亦從大良方面出擊,行進約3公里左右,在河原遭遇敵軍,發展成步兵戰。山口取手介、土方彥三郎陣亡,森可成千石又一在馬上交手,因膝部受傷後退。

收到齋藤道三戰死的消息,信長軍退回大良本陣。這裏和尾張有大河相隔,信長命兵員、牛馬渡河先行,只留下自己乘坐的一艘船殿後。這時,義龍方有幾名騎馬武者追趕到河邊,信長以鐵砲還擊,防止他們靠近。稍後,信長也乘船離開。

這場合戰過後,尾張國半國之主,上四郡岩倉織田信安和美濃齋藤義龍聯手,和信長敵對。信安勢放火燒毀清洲城附近的下之鄉。信長憤怒不已,立即向岩倉方面派遣軍勢,把該地一帶的知行地燒毀後,即日收兵。

此外,下四郡大半也成為信長的敵對勢力。

齋藤道三遺言狀

齋藤道三遺言把美濃一國讓給女婿織田信長,因此該信又有「國讓狀」之稱。(Google Image關鍵字「道三 国譲り状」)
特意給你寫這封信,是為了遣送「美濃國大桑交託織田上總介」出讓狀給信長的事。為此,目前織田軍應已出兵至下口(大良?)。你就如之前約定,到京都妙覺寺去。

有云一子出家九族超生。我落淚揮書一筆。但這也是一場夢。我齋藤山城在法華妙體中,擺脫生老病死之苦。即使在修羅場裏,亦可得到佛陀之果報,甚感欣慰。相信縱然明日一戰,五體不全,亦必能成佛

(辭世句)拋卻此生所得,只餘我身。最後之地將在何處?

弘治二年四月十九日
齋藤山城入道
道三

給兒

斎藤道三公墳(岐阜県岐阜市)
齋藤道三墓
"Saito Dosan grave" by Snap55 - 投稿者撮影. Licensed under CC 表示 3.0 via Wikipedia.

這封遺書,是寫給在岐阜常在寺出家、後來成為京都妙覺寺第19代住持的兒子日饒上人。算起來,織田信長是日饒的姐夫,日饒則是信長的小舅子。大概是因為這層姻親關係,所以從永祿2年開始,信長上洛期間最常借宿的是妙覺寺弗洛伊斯大戰朝山日乘也是在妙覺寺;甚至本能寺之變當日,嫡子信忠留宿的地方仍然是妙覺寺。妙覺寺可説是齋藤道三遺留給女兒女婿的印記。

京都妙覺寺、大阪城天守閣現存這封遺書,但只有大阪城那份有花押,另一份應是抄本。或許有人會想,哪裏會有人把領國讓給女婿,卻叫兒子出家?所謂「國讓狀」,會不會是為征討美濃而製造藉口?

雖然我也有這份懷欵,卻有幾件事可證明齋藤道三織田信長的同盟關係的確比較有誠意。例如:6月22日織田玄蕃允宛書狀、村木砦之戰時道三借兵,甚至長良川之戰信長派遣援軍等。至於兩人之間有沒有要好到把一國讓出的地步,就比較難以判斷了。

IMGP4166 by Kyoto-Picture, on Flickr
京都妙覺寺
Creative Commons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 Derivative Works 2.0 Generic License   by Kyoto-Picture

參考:

維基百科 長良川の戦い 條目
信長公記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斎藤道三(講談社文庫)桑田忠親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