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5日 星期日

森邊合戰・前田利家人生轉機

森邊合戰之事

(永祿4年?)5月13日,織田軍渡過木曾川、飛驒川入侵西美濃,在勝村紮營。翌14日下雨,(齋藤軍)敵將長井甲斐守、日比野下野守(日比野清実?)從洲俣帶軍勢進入森邊。信長認為是天賜良機,渡過榆俣川迎擊。經過數小時戰鬥,討殺以長井甲斐守、日比野下野守為首170餘人

此間有一件悲傷的事。某年一猿樂團近江來到美濃,其中有兩名年輕人留下來,一人加入了長井甲斐守,另一人加入了日比野下野守。這兩人在今次合戰中手牽手和主君一起戰死。

長井甲斐守由津島的服部平左衛門討殺;日比野下野守由津島的恒河久藏討殺;神戶將監由津島的河村久五郎討殺;前田又左衛門前田利家則取得兩個敵首。

兩個敵首中的一人,是日比野下野守的家來,名叫足立六兵衛,在美濃有「首取足立」之稱。前田利家之前受到貶斥,參加森邊之戰時仍是帶罪之身。今川義元合戰時,雖然早戰取得敵首一個,敵總崩時又取得首級兩個,但依然沒有獲得赦免。森邊合戰再度立功,終於成功復歸。

前田利家斬殺拾阿彌事件

關於前田利家如何被貶,〈信長公記〉沒有提及其經過。根據利家的小姓村井長明所寫的〈亞相公大納言御夜話〉,利家19歲時,織田信長身邊某個同朋竊取了利家的(配在刀具上的一種裝飾品)。此書沒有明寫該同朋的名字,但大部份網上資料都稱之為「拾阿彌」。利家要求信長主持公道,卻因佐佐成政拾阿彌求情而不了了之。此後,拾阿彌嘲笑利家拿他沒法,利家氣上心頭,便在清洲城二之丸,當着信長的面親手殺了拾阿彌。信長大為忿怒,本説要處死這小狗(利家幼名是「お犬」),幸得柴田勝家森可成求情,利家得免死罪,只受到解僱處分。

桶狹間參戰

有些被逐的人或會選擇投奔他方,但前田利家誓要重返織田家,先後兩度擅自參戰。有説他在桶狹間之戰加入以千秋季忠、佐佐政次為首的謎之突擊小隊。關於此事,〈信長公記〉沒有寫得十分明確,只説前田利家提着敵首,以求將功贖罪卻遭拒絶。對於利家擅自參戰,信長亦無異議,還把利家編入狙擊今川義元的行列之中。

〈亞相公御夜話〉則把這段情節寫得異常生動。話説信長對利家獻上敵首一事,只冷冷拋下一句:「這原是武士本份。(有甚麼了不起?)」利家聽了十分激動,把敵首丟到水田中,再次衝出殺敵。有人勸道:「孫四郎=利家已經受傷,再去恐怕會死啊!」信長這才回心轉意,連忙命人把利家拉回以防他出事。

〈繪本太閣記〉則寫前田利家在桶狹間英勇立功,就此復歸,但可信性較高的〈信長公記〉以及〈亞相公御夜話〉,都説直到森邊合戰,利家才獲得赦免。

Maeda Toshiie
前田利家畫像
See page for autho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拾阿彌是…?

既然提到「拾阿彌事件」,當然要順便研究一下這名不幸的死者。網上一般説他是愛智豪族的關係者,叫「愛智拾阿彌」;也有人説他的母親是織田信秀的側室,即信長的異父異母兄弟云云。可惜以上的説法並無注明消息來源,甚麼也不能肯定。

這樣説或許扭曲,但如果拾阿彌不是被前田利家所殺,像他一個小人物肯定已經湮沒在歷史長河之中,如今竟還能在維基佔一條目,真是造化弄人呢。

參考:

維基百科 前田利家 拾阿弥 條目
亞相公御夜話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