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6日 星期一

2015歷遊──真田信之和松代城

元和6年(1620年)2月24日,小松姫(48歲)病逝,有説失去妻子的真田信之(55歲)嘆道:「光芒從我家消失了。〈真武內傳〉」兩年後10月,信之被逼搬離父親的舊領上田,移封至松代。傳聞信之在離開前,不但把上田的檢地、戶藉等藩政文件通通燒毀,還把庭園裏的樹木、燈籠等物一起帶走,情況便如現代憤怒的上班族離職時大肆破壞一樣。

根據〈真田勘解由家文書〉,真田信之搬到松代後,曾寫信給京都的女性友人阿通(お通),提到松代多有名所,如果「こうけん殿」(可能是阿通的亡父或亡夫)尚在人間,必定邀請他們前來遊覽。信中,信之感懷往事,説自己朝夕以淚洗臉云云。(【讀一封信】真田信之:「我愛美人,不要傻瓜。」

在現代人眼中的真田信之,不知何故時常有溫厚冷靜、忍辱負重的印象。不過,從上述兩件小故事看來,他的性格可能也有相當激動的一面。

松代歷遊

現在如有興趣遊覽松代,交通上可能有一點轉折。自從長野屋代線在3年前被廢棄,再也沒有電車經過松代,必須改乘巴士アルピコ交通。由長野駅出發,約40分鐘車程即可到達。

松代城跡

松代城前身是海津城,具體的築城年代不明,在永祿3年初見於文獻。由戰國時代到江戶初期,該地一度由武田信玄、上杉景勝勢力等支配,是北信濃軍事、政治的重要據點。

元和8年(1622年),真田信之移至松代成為松代藩初代藩主。自此直到明治廢城約250年間,一直是松代藩真田家10萬石的居城。真田家在松代城的本丸建造御殿,作為居館和政廳。及至江戶時代中期,御殿遷至位處松代城西南方的花之丸,本丸從此失去原先的機能。〈松代城看板〉

城跡公園裏的木橋、城郭、堀、橹門等皆非常新淨,因為都是2004年的復元建築。

松代城跡
崛和木橋
太鼓門
看板

真田邸

真田邸、真田寶物館和文武學校三者相鄰,共通入場票400円。

現存的真田邸當然已非信之當年住所,乃是元治元年(1864年)為了第9代藩主真田幸教的母親建造。之後,真田邸成為了幸教的隱居所,在明治後時期成為真田家的一般住宅。1966年,第12代當主真田幸治把真田邸寄送給松代町管理。由於真田邸完好地保留了江戶時代的建築式樣,因此成為國家指定史跡。

館內好像容許攝影,不過我沒有拍照,只拍了庭園。

庭園

真田寶物館

寶物館收藏非凡,但展出有幾多?(T_T)以參觀當日所見,就沒有德川家康下賜的傳家寶吉光短刀……幸好有看到收納吉光短刀的吉光御腰物箱。據説,真田家最最最重要的文書都放在吉光御腰物箱裏,其中固然有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的來信,連被德川政權視為逆臣的石田三成書狀亦在其內,揭示了真田信之石田三成間私交甚密的情狀。在這裏,有個不知真假的説法,指真田家安排守衛24小時看管這個充滿機密的木箱,直至明治時代為止。有人聯想此事為真田家對德川保持反逆精神的證據,但個人不太相信這個頗浪漫的説法。

網上也可以看到真田寶物館的部份收藏。真田寶物館官方網頁→文化財検索。

參考:

維基百科 真田信之 小松姫 小野お通 條目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