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6日 星期三

日本戰國怪談・下

005.20150810戰國怪談

上篇

九十九橋‧北庄城的亡靈

北庄城落城後,柴田勝家和阿市雙雙自刃(亦有阿市生存説)。北庄城輾轉落入松平忠昌手中。忠昌認為得北庄城的「北」字會令人聯想到「敗北」,所以改名「福居城」,其後再演變為「福井城」

北庄城連接城下町的橋名叫「九十九橋」。九十九橋連接城的一半是木造,靠外的一半是石造。據説如此構造,是為了容易拆橋以防敵人來攻的緣故。

以下的奇異之事,正和九十九橋有關。

相傳,每逢勝家和阿市死忌舊曆4月24日,凌晨2點左右,九十九橋上會出現數百名騎馬武者的隊伍。

享保17年(1733年)的4月24日,有一名風聞奇談的畫師,躲在橋底直至深夜,果然見到傳説中的武者行列。這幾百名武者和他們的坐騎都沒有頭部,鮮血從他們頸部斷口處汩汩流出。畫師屏息靜氣,待他們走遠,馬上飛奔回家,把這詭異的一幕畫下來。畫師把畫隨手放入一個桐箱(≈木盒),次日被人發現他已經曝斃。

藏畫的桐箱卻原來不是畫師本人所有,而是有別人託畫師修理的。桐箱的原主人取回桐箱,發現裏面收藏着畫師的遺作,栩栩如生的景象令人毛骨悚然。桐箱主人走到庭園,打算把畫燒掉。不料着火的紙片被風一吹,點燃其他物事,令火勢蔓延,更波及鄰居。

相傳看見九十九橋武者行列、或對人講起或聽見此事,都會吐血而死。所以在江戶時代,每逢勝家的忌日,福井的居民索性滅燈,眼不見為淨。

如不幸和武者行列狹路相逢,據説自稱勝家的家臣便可以逃過一劫云云。

Unusual Views of Celebrated Bridges in the Provinces-Echizen Hukui No Hashi
九十九橋
By 毎日アート出版株式会社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清涼寺的七不思議

清涼寺在成為井伊家的菩提寺前,該用地原是島左近的宅邸。關原之戰後,清涼寺流傳着七件不可思議的事

發出低吟聲的大門。戰後遺留下左近家的正門,據説每逢大除夕,又或有風吹過時,會發出喃喃人聲。這道門在1776年燒失。

可漂淨的井。相傳左近用該井的水沖茶。無論怎樣骯髒的物件,只要在井中浸泡一夜便會回復乾淨。

血之池。佐和山落城時軍隊曾在池中洗擦敵首。偶然會在水面浮現人臉。

樹娘。本堂前樹齢約700歲的紅楠木會幻化成女兒身。

黑雲。有次彥根城搬出從佐和山奪得的戰利品,為了防蟲放到太陽下曬,不料一團黑雲湧現,把戰利品淋濕。也有黑雲把物品捲走之説。

沒人敲卻會自己響的太鼓。

取水的小姓。漆黑半夜裏,有小姓到書院的手洗石取水。據説手洗石是從三成時代保存下來的。

左近的南天竹。如果有人觸摸那棵左近心愛的樹木便會腹痛。

壁之月。清涼方丈房間據説以前是左近的居室,房間牆上有一個怎樣也除不掉的月型印記。

最不可思議的是,明明是「七不思議」,卻找到九個奇談……

佐和山的女郎谷

關原之戰兩日後,東軍繼續向佐和山進攻。石田三成父親正繼,及三成兄長正澄,決定以死換取城中家臣、女性的安全。

德川家康答應了對方的開城條件,但不知真相(或扮不知真相?)的田中吉政和小早川秀秋仍然強攻入城。留守佐和山城約2,800人立即陷入恐慌之中,有些被敵兵殺死,也有些人跳進山谷中自殺。

有些跌入深谷的人卻一時未死,他們的苦叫聲維持了3日3夜。這個山谷後來被命名為「女郎谷」。相傳每逢雨天,在女郎谷仍可隱約聽見女性的哭泣聲。

Sawayama Castle Site
佐和山和本丸跡
By 立花左近 (投稿者自身による作品) [CC BY-SA 3.0 or GFDL], via Wikimedia Commons

八王子城和血米飯

天正18年(1590年),八王子城不幸被豐臣軍鎖定為「示範」的城──絕不容許投降,兵民全殲以收殺雞警猴之效。

當時八王子城城主北條氏照不在,守城家臣、婦女和百姓寡不敵眾,只有被殺和自殺的份。據説死人的頭顱被送到小田原城外作威嚇。

北條氏照的正室和其他一些人,由主殿東南方跳進瀑布自殺。自殺者的血染紅了山水,血水流入川流,當地人煮的米飯都是紅色的。據説當地直到現在仍保持在6月23日(落城之日)煮赤米飯的風俗。

八王子落城後,山川出現大量水蛭,奇怪的是,水蛭只會吸來自越後、加賀和信濃三地的人的血──因為攻擊八王子城的主力剛好是上杉景勝、前田利家和真田昌幸的軍隊。

直到現在,八王子城仍然是關東地區著名的心靈地點。在搜尋器輸入「八王子 心霊」等關鍵字,可以找到不少靈探的照片和影片。

Goshudennotaki
八王子城主殿瀑布
じゃんもどき [CC BY-SA 3.0 or GFDL], via Wikimedia Commons

赤壁合元寺

豐臣秀吉平定九州前,豐前一國由宇都宮一族統領。黑田長政宇都宮鎮房交戰多時,終於達成和議,以鎮房的女兒嫁到黑田家作為條件,鎮房可以保留自己的領地。

天正16年(1588年)4月,黑田長政把宇都宮鎮房誘到中津城殺害。留在合元寺待機的鎮房家臣約200人也難逃一死。他們的鮮血染江了寺院的白色牆壁,無論塗上幾多重白漆也無法掩蓋,最後索性塗成紅色。

後記

由於本篇主題是怪談,所以沒有特別考究故事的真實性。如果發現故事的情節和史實不符,敬請賜教。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