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5日 星期六

織田家連環死亡事件簿⑤終──織田信勝(=織田信行)的最期

上篇相隔一個月的〈織田家連環死亡事件簿〉最終回。
(此篇〈信長公記〉[家康公岡崎の御城へ御引取りの事]前半和本文無關,從略。)

( 永祿元年1558年?)織田信勝織田信行龍泉寺改建為城,打算和岩倉的織田信安聯手,奪取信長的直轄地篠木三郷

信勝(23歲)重用其男色對象津津木藏人,把手下優秀的武士都安排給他指揮。津津木藏人意氣風發,完全不放柴田勝家在眼內。勝家心生不忿,向信長(25歲)報告信勝再度謀反之事。

自此信長謊稱患病,閉門不出。母親和柴田勝家勸信勝,「念在兄弟份上,你應該去探望一下。」

弘治4年11月2日,信勝到訪清洲,信長命河尻(秀隆)、青貝二人在清洲城北櫓、天守的次之間(前廳)刺殺信勝。

為報答柴田勝家的功勞,後來信長把越前大國交付給他。



之前的稻生之戰,也是因為信勝謀奪篠木三鄉而起。

年份有誤。弘治4年(1558年)沒有11月,該年的11月應屬永祿元年

為何維基百科寫信勝沒於弘治3年(1557年)呢?維基沒有註明出典,也許是出自江戶期的〈寛政重修諸家譜〉。可是,直至弘治3年11月25日仍有信勝的文書出現,應該可以證明他於弘治3年依然健在,永祿元年死去會比較正確?

〈信長公記〉寫殺死信勝的兇手為「河尻青貝」。由於古文沒有標點符號,很難斷定「河尻青貝」是一人還是「河尻」「青貝」二人。〈甫庵信長記〉視之為一人,但〈現代語訳信長公記〉視為二人。

這裏的「後來」是相隔頗遠的「後來」,柴田勝家得到越前一國似乎和謀殺信勝沒有直接關係,但出賣信勝確是勝家轉會的契機,所以太田牛一如此結論也有點道理。
以上是〈信長公記〉關於信勝死亡的説法,意想不到的是,連那個葡萄牙傳教士弗洛伊斯,也曾在〈日本史〉描述類似的事件。

〈日本史〉關於信勝的最期

話説信長不甘兄長優先成為繼承人,心生一計,向外宣稱重病,並向母親投訴兄長不前來探望。本來兄長擔心有詐,駐足不前,但在信長再三催促之下,終於還是去了。病榻中,信長伸手裝作請對方把脈的樣子。正當兄長捉住他手腕之際,信長以暗藏的短刀出奇不意地把兄長殺死。

不知道弗洛伊斯是從哪裏打聽來的情報?雖然劇情似乎有點誇張,但內容和〈信長公記〉頗為相似,例如故意裝病,和母親介入勸告等。雖然近似,但又明顯有重大不同之處──被殺的人竟是信長之兄,而非信長之弟。這純粹是弗洛伊斯的失誤?還是另有玄機?本文稍後再述。

織田信勝→織田達成→織田信成

信勝曾多次改變名諱,至於通稱的「信行」,卻因為沒有相關署名文書遺留作證,未能確定其真實性。以下統一稱信勝

天文20年 「勘十郎信勝」
發給熱田
天文23年11月22日 「勘十郎達成」
發給桂甫廣濟寺
「達成」的「達」字取自清洲守護代大和守家的通字,新名字大概有繼承守護代家,或表示正統之意。此後剛好是彈正忠家死亡不斷的時期。
弘治3年4月19日 「武藏守信成
齋藤義龍發給信勝
弘治3年11月25日 「武藏守信成」
發給加藤圖書助
岔開話題一下,之前也約略提過,我對「織田信光在弘治元年=天文24年切腹」的説法十分懷疑。觀察織田信勝名諱的變化,再和當時發生的事作比較,令我更加相信織田信光應該在早一年前已經死去。

對於清洲落城至信勝死亡期間的連串事件,暫時私見如下:

天文23年4月20日 清洲落城,守護代信友切腹。
天文23年11月16日 信長發出自號「上總守」的署名文書。
天文23年11月20日 信長發出自號「上總介」的署名文書。
天文23年11月22日 信勝發出「達成」署名文書。
天文23年11月26日 逼死守護代的元凶──信光信長叔父兼支持者在那古野離奇死亡。此後那古野城交付林秀貞兄弟。
天文24年2月 信長自號「上總介」文書初現。
天文24年5月 出現「霜台御史彈正忠達成公」的記錄。
天文24年6月26日 美少年秀孝信勝弟無端被殺,守山城主信次信光弟逃亡。秀俊信長庶兄成為守山城主。
天文24年10月23日 改元「弘治」
弘治2年5月26日 信長和秀俊到那古野城找林秀貞談判。
弘治2年夏秋之間 守山城主秀俊角田新五謀殺。及後新五在稻生之戰中加入信勝軍。
弘治2年8月24日 稻生之戰,信勝戰敗。
弘治3年4月19日 齋藤義龍寫信給「武藏守信成
弘治3年11月25日 「武藏守信成」署名文書出現,可見信勝戰敗後棄用「達」字。
弘治4年2月28日 改元「永祿」
永祿元年3月18日 〈定光寺年代記〉有關於「織田彈正忠修建龍泉寺城」的記載。
永祿元年11月2日 信勝在清洲城被殺。
通説和私見的比較。點擊放大。

信勝再度謀叛?

〈信長公記〉指織田信勝在龍泉寺大興土木,「意圖不軌」。這一點有〈定光寺年代記〉作佐證,應該可信。可是,由3月修建龍泉寺城至11月信勝被殺這大半年間,如果弟弟真有謀反之心,兩兄弟的關係理應十分緊張才對。為甚麼信勝和他的母親會輕信謊言,致使信勝在毫無防備之下在清洲被殺?會不會信勝並無反意,只是信長和柴田勝家暗中串通,隨便找個罪名加害?

無論如何,信勝成為彈正忠家連環死亡事件的最後一個死者。信勝的兒子坊丸在祖母求情下獲得赦免,交由柴田勝家照顧。坊丸元服後改名津田信重信澄,頗受重用,天正9年京都閱兵時在連枝眾中排行第五。最後的最後,卻因為明智光秀女婿的身份惹來嫌疑,被織田信孝所殺。

信勝的寡婦也有故事。據〈池田家履歷〉所説,他的寡婦幾經曲折,終於在信長的安排下改嫁池田恒興,婚後“Happily ever after”云云。不過,許多家譜記載恒興收養的長女「七條殿」織田秀俊信時的親生女。因此改嫁恒興的,像是秀俊寡婦比較多?

Lkeda3
池田恒興畫像
By 狩野甫信 [Public domain o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誰才是正統後繼者?信長信勝真是同母兄弟?

有沒有人對信長、信勝的生母土田御前「親弟遠兄」的行為感到奇怪呢?針對這一點浮沉網海的時候,發現了一種奇説──「信長非嫡長子」説。

先此聲明,我對這個奇説不十分認同,姑且寫出來分享一下。「信長非嫡長子」説根據有三:①〈日本史〉寫信長弒兄;②生母土田御前一面倒親近信勝;③尾張統一期的信長明顯缺乏家臣支持,反觀信勝的家老陣容鼎盛。

這三個理由説起來似乎頗有道理,可惜解釋不到最重要的一點:如果信長非嫡長子,為何能娶得齋藤道三的女兒

至於土田御前親近信勝的理由,反而維基百科提供了一個可能的解釋:土田御前不是信長的生母,信長信勝並非同母兄弟。織田信秀的第一任正室是織田達勝之女,離婚後再娶土田御前。但〈津島大橋記〉、〈干城錄〉記載信秀正室是小嶋信房之女。一種可能是:土田御前=小嶋信房之女;另一種可能是:土田御前是繼織田達勝女小嶋信房女後的第三任妻子。這樣推測下去,信長和信勝會否有可能在不同時期由不同正室所生?

當然,以上純屬猜測,全無實據,請作為娛樂八卦看待。

相關閱讀:

織田家連環死亡事件簿①──織田秀孝之死
織田家連環死亡事件簿②──情殺?暗殺?織田信光橫死
織田家連環死亡事件簿③──織田秀俊的桃色凶案
織田家連環死亡事件簿④──兄弟鬩牆・信長信勝的稻生之戰

參考:

維基百科 織田信行 土田御前 津田信澄 條目
寛政重修諸家譜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織田信長 戦国最強の軍事カリスマ(新人物文庫)桐野作人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