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9日 星期日

永祿12年宗論②──織田信長與耶穌會

你知道日本哪個時代基督徒最多嗎?對!正是戰國時代

這裏「基督徒」泛指基督信仰的信徒,包括天主教、新教及東正教等。縱觀歷史,日本的基督徒人口比例從未超過1%,唯一例外是戰國時代,在關原之戰1600年時約有1.7%人口是基督徒。

且回到永祿12年(1569年),耶穌會宣道路上的新難題——布教的許可文書。

發給朱印狀的經緯

上回説到弗洛伊斯和織田信長言談甚歡,京都的基督徒覺得神父伴天連回歸有望,均感雀躍。和田惟政打鐵趁熱,不斷催促佔據京都耶穌會會址的水野信元儘快離開。水野信元可能不勝其煩,終於把地方交還。可是,朝廷下令放逐神父的女房奉書依舊存在,耶穌會又未得到新政權(足利義昭+織田信長)發給的許可文書,所以在京都始終不能保証自身安全。

心焦如焚的基督徒們籌募3枚銀條,打算通過和田惟政交給信長以求取朱印狀。惟政知道這點錢遠遠不夠,自己再墊支7枚銀條,合共10枚,派人呈給信長,訴説神父是貧窮的異鄉人,只得這麼點小錢,希望信長能體恤並儘快發出朱印狀。

織田信長立即笑了,不知是因為錢少得令人發笑,還是因為其他甚麼正面原因…例如心中感動?(←主觀感想,請無視…)信長把錢退回,説如果為錢發出朱印狀的話,不但有失威信,自己的名聲在印度、遠至神父的故鄉也會受損。之後,信長下命準備文書。永祿12年4月8日,弗洛伊斯終於得到蓋有天下布武印的信長朱印狀。7天後15日,足利義昭也發出制札保証教會在京都的安全。

想不到織田信長連外國的輿論都考慮在內,難得的國際視野!順帶一提,〈日本史〉提到和田惟政指示神父把制札的內容大大地複寫在木板,然後放在教會門口,我這才知道「制札」原來是當門神用?

Franciscus de Xabier
耶穌會創辦人之一聖方濟·沙勿略
By User 鹿両性証明 on ja.wikipedia (『中公バックス 日本の歴史 別巻2 図録 鎌倉から戦国』より。)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織田信長特別優待耶穌會?

〈日本史〉記載的信長朱印狀和義昭的制札,日語原文已經失傳,所以只能根據〈日本史〉的引述來推測原文內容。朱印狀要點有三:①可在京都居留;②軍隊不得徵用教會作營宿;③免除徭役;④不得無理加害神父,犯者嚴懲不貸。義昭的制札亦差不多,只欠第①點。從兩者內容可以得知,耶穌會得到的並非布教允許,只不過是人身安全和物業的保證。不過,這種保證對弗洛伊斯來説,可能已經足夠了吧。

對比永祿3年(1560年)足利義輝發給耶穌會的制札,同樣包括②③④三點,可見義昭+信長只是恢復前人作法,難説對耶穌會特別關照。

不過,如果〈日本史〉所載真實,平常寺院要得到一份朱印狀,可是要付出15至20枚金條。反觀耶穌會費用全免,至少在這一點上,信長對耶穌會的確稍有優待吧。

續﹝怪僧朝山日乘﹞

相關閱讀:

永祿12年宗論①──織田信長、弗洛伊斯第一次會見
永祿12年宗論③──怪僧朝山日乘
永祿12年宗論④終──弗洛伊斯vs朝山日乘

參考:

維基百科 ルイス・フロイス 朝山日乗 條目
完訳フロイス日本史〈2〉(中公文庫)ルイス・フロイス著/松田毅一・川崎桃太譯
戦国時代の舞台裏―ここが一番おもしろい!(歴史の謎研究会)
イエズス宣教師が見た中近世移行期日本の国王と国家 松本和也著

2 則留言 :

  1. 您好 想詢問一下
    弗洛伊斯 日本史 網上查 台灣好像沒有出版過此書 , 是否只有日文版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的,只有日文版,而且只有實體書版本,頗不方便呢!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