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

織田家連環死亡事件簿①──「紅顏」薄命?織田秀孝之死

6月17日香港的政改表決鬧劇後,觸發了一些想法。人們探索歷史,對詭異的事會想出許多古靈精怪的解釋,甚至出現陰謀史觀。但有時「現實比小説離奇」,不知道為甚麼發生卻偏偏發生了。幾百年後人們回望政改投票,就算有一堆記錄證據説明建制派出走是因為蠢,大概也一樣有人不信,想出各種各樣理論來解釋吧?幻想將來的情景應該十分有趣……

回到正題,今次講述發生於460年前一宗撲朔迷離的命案。

The Monument of Moriyama Castle Site
守山城址
By 立花左近 (Own work) [CC BY-SA 3.0 or GFDL], via Wikimedia Commons

(天文24年1555年?),清洲織田大和守家的重臣坂井大膳籠絡織田信長的叔叔信光,邀他到清洲擔任守護代,卻不料信光和信長間早有協議。信光假意答應,立下七枚起請文(最高規格的誓書),入城後卻逼死城主織田信友,逃出去的坂井大膳則投奔到今川義元之下。

事後,信光把清洲城交給信長,接收了信長的那古野城。信光原有的居城守山城,則交給弟弟信次。

先整理一下眾多人物和地理位置:

勘十郎殿・林・柴田御敵之事

(天文24年1555年夏?)6月26日,守山城主織田信次,帶着一眾年輕武士河獵,偶然看見一人騎馬經過。信次的其中一個隨從洲賀才藏罵:「那個蠢人竟敢騎着馬在城主面前直行直過!」於是向馬上人放箭,不幸命中。那人中箭後從馬上倒落。

信次和年輕武士們上岸一看,死者只是一個15、6歲的少年,雪膚紅唇、姿態優美、容顏脱俗……竟然是信長(和信勝)的弟弟秀孝。大家嚇得目瞪口呆,守山城主信次連城也不回,當場快馬加鞭逃亡去了。自始流浪數年,歷盡艱辛。

因為太田牛一妙筆生花,織田秀孝得以在歷史上高舉美名,可惜紅顏薄命,莫名其妙地被殺死。死無對證下,誤殺云云當然是守山方的片面之詞。到底當時秀孝為甚麼會孤身行動?信次一行人是否不問情由胡亂放箭?這些是永遠的謎……

織田信勝(通稱信行,20歲)知道弟弟無端被殺,立即從末盛城(末森城)直奔守山,並在城下放火,使守山城變成孤城。

信長(22歲)也從3里外(約12km)的清洲單騎奔赴守山,到了守山入口的矢田川才停下讓馬喝水休息。(守山城的)犬飼內藏跑到信長處報告,「信次大人早已逃之夭夭,不在城裏。信勝大人來到,把城下町都燒光了。」信長道:「雖説(秀孝)是我們的弟弟,但他像個下人似的不帶隨從四處逛,實在愚蠢至極。就算不死,也不能原諒。」説完就地折返清洲。

……責備秀孝單獨行動的人,自己一樣單獨行動,真有説服力?其實,信長是有帶隨從的。太田牛一如是説:
順帶一提,因為信長每天早晚練馬,馬匹才捱得住急促來往守山的路程。追在信長後面的人,平時只把馬匹繫在馬厩,很少鍛練,所以強壯的名馬也支持不了3里單程路,途中山田左衛門等人的馬匹紛紛倒下,令他們大為困擾。

山田左衛門在稍後爆發的稻生之戰中戰死。

原來近習們在來時路上因馬匹倒斃延誤了。很好奇他們回程時怎麼辦……

……扯遠了……説回這件命案。整件事中,除了秀孝的死因,其實還有幾個奇怪之處。一、對照信勝的激烈反應,信長明顯冷淡,甚至若干年後找回疑凶信次再任守山城主。二、信長只聽了守山方片面之詞,即場折返。與其説有心偏袒,更似避開殺氣騰騰的信勝軍。三、身為家督的信長,理應有調停家中糾紛的權力,雖然信勝的行動在主張「自力救濟」的戰國時代很常見,但畢竟越權,信長卻全無追究之意。

有人認為是信長指使信次暗殺秀孝,但很難想像一個15、6歲的少年有甚麼必須剷除的政治能量,而且現存史料上秀孝亦無特別惹事的舉動。所以秀孝之死,説不到真是單純意外?

至於信長是不是在迴避弟弟信勝呢?個人認為是的。信勝在一年多前(天文23年)改名「達成」並且自封「彈正忠」。「達」字是前清洲武衛斯波氏給與大和守家的偏諱,信勝以此命名大概想表示繼承守護代家吧?而「彈正忠」更是本家代代當主的官途名,可見當時信勝爭奪家督之心已路人皆知。秀孝死後,單騎從遠方趕到守山的信長得知最大政敵正在放火圍城,匆忙離去實屬正常。

回到清洲的信長打算撒手不管了嗎?事情尚未完,續下篇﹝織田信光橫死﹞
(2016.03.11)後按:「弘治元 七月六日織田二六郎殿所害 守山城主孫十郎殿七月牢人」(〈定光寺年代記〉)


相關閱讀:

織田家連環死亡事件簿②──情殺?暗殺?織田信光橫死
織田家連環死亡事件簿③──織田秀俊的桃色凶案
織田家連環死亡事件簿④──兄弟鬩牆・信長信勝的稻生之戰
織田家連環死亡事件簿⑤終──織田信勝(=織田信行)的最期

參考:

維基百科 織田信行 織田秀孝 織田信次 條目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織田信長 戦国最強の軍事カリスマ(KADOKAWA/中経出版)桐野作人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