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8日 星期日

天正十年・本能寺殺人事件

002.20150118織田信長①天下布武

003.20150221織田信長②本能寺之變

天正10年6月2日凌晨,儼如天下人的織田信長,在京都本能寺突然被殺。430多年來,明智光秀一直被認定是謀殺案的元凶,但直到現在也沒有一個說法可以解釋此案所有疑點,甚至凶手的殺人動機。

到底真相是怎樣呢?

Honnoj
本能寺之變
Watanabe Nobukazu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疑點

為甚麼案發當日,死者織田信長召喚德川家康和筒井順慶到本能寺見面?開茶會?還是有別的用意?

為甚麼信長那麼大意,身邊只有100人左右陪同,而且其中包括非戰鬥人員?難道他認為絕對沒有人謀反?

為甚麼明智軍沒有同時攻擊信長,和身在1公里外妙覺寺的信忠?信忠早在天正3年已成為家督,只殺信長是推不倒織田政權的。事實上,信忠很有可能像叔叔長益、家臣前田玄以般逃過一劫。明智軍的計劃為甚麼那樣草率?

為甚麼德川家康穿越伊賀逃難回家時,只有武田叛將穴山梅雪一人被土民襲擊死去?但〈家忠日記〉明明指穴山梅雪其實是切腹自殺的。

為甚麼家康回到岡崎後,立刻準備出兵,但經歷大半個月也沒有動靜,他在觀望甚麼?

為甚麼在備中高松城作戰的羽柴秀吉誇大敵兵人數請援?

為甚麼高松城的戰線膠著多時,但信長一死,又能極速議和?又能在疾風大雨中領30,000大軍由中國返回姬路?

兵變動機

怨恨說→焦慮說→神經失常說

這幾種說法一脈相承,認為兵變是身為下屬的明智光秀和身為上司的織田信長之間失和,引致光秀做出激烈的個人行為

變後4個月,羽柴秀吉的祐筆大村由己寫下〈惟任退治記〉,講述本能寺之變的經過,以及秀吉如何擊退惟任日向守。在文中指光秀心懷怨恨、以怨報德。但是〈惟任退治記〉並沒有說明光秀為何怨恨、如何怨恨。

光秀真的對信長心懷怨恨嗎?織田信長又有沒有對明智光秀職場欺凌?

常見的怨恨理由,大部份是後世創作,並無一次史料證實。例如:

①臭魚事件

〈太閣記〉說光秀因笨手笨腳被罷免接待一職,而〈川角太閣記〉更增添臭魚情節……反觀可信性較高的〈信長公記〉〈兼見卿記〉並無提及。是否真有此事,相當可疑……

不過,葡萄牙的傳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在〈日本史〉提到,在接待家康前信長曾經和光秀密會。當時光秀對答不合信長的心意,被惱火的信長踢了一兩下。

接待家康到底有甚麼秘密可言?當時兩人爭執甚麼?可惜已經無從稽考。

②八上城光秀母親慘死

〈摠見記〉說光秀以母親作抵押,帶八上城城主兄弟去見信長,但信長毫不留情把三人處死,導致光秀母親被撕票…云云。八上城被包圍一年以上,城兵已經食草食葉食牛食馬,甚至餓死。落城寸前,為甚麼還要把母親交出去?

反觀〈信長公記〉只簡單說了光秀用計謀捕獲波多野兄弟,並無人質之說。

③法華寺職場欺凌

天正十年信長在法華寺時,因為光秀感嘆一句「我等(征戰多年,即使)斷掉骨頭也很有價值」,惹信長公不滿,把光秀的頭推到欄杆上……完美的職場欺凌。

很有趣的逸話!出自江戶時代〈祖父物語〉。

④轉封敵人領地

〈明智軍記〉說,在準備出兵中國時,信長派遣使者青山與三(信昌,向光秀表示要收回近江和丹波領地,再把光秀轉封到出雲和石見兩國。當時出雲和石見仍然是毛利家領地,光秀擔心明智家的前程,所以謀變。

值得留意的是,書中所說的青山與三早在公元1547年戰死,是死去35年的死人。另外,〈明智軍記〉於本能寺之變後100年創作,作者不明,可信性低,被日本的史學家高柳光壽批評為充滿謬誤的壞書

不過,如果萬一是真的話,光秀的確有充分謀反的動機。

⑤成為秀吉援兵而降格

或許吧?但不能否認的事實是,當時織田軍各處派遣部隊攻略各地,明智光秀則手握重兵駐守丹波、京都等中央重地。而且,天正十年4月24日,織田信長為安排出兵中國,寫信給細川藤孝表示光秀會代他傳達出兵詳情。此信充分證明在兵變一個月前,信長依然重用光秀。

明智光秀焦慮的可能原因

①上述長年怨恨

②織田信長重臣佐久間信盛被流放,光秀物傷其類

③嫡子光慶年紀幼小,天正10年時明智光慶只有13歲

最後,導致神經失常,發動本能寺之變……

野心說

此說根據,不得不提本能寺之變前4天,明智光秀在愛宕山舉辦和歌會。著名的〈愛宕百韻〉發句為:

「ときは今 あめが下しる 五月かな」

とき=時=土岐
あめが下=雨が下=天下
しる=知る=治る

可解讀為土岐氏要統治天下。

即使撇除〈愛宕百韻〉的穿鑿附會,野心說依然不乏支持者。誰不想奪取天下呢?難得信長信忠父子同時在京,機會難逢,此時不反,更待何時?

但是從變後局勢來看,明智光秀根本沒有奪取天下的周詳計劃,以致事後孤立無援。再加上舉事當日安排粗疏,若不是信忠聰明反被聰明誤,根本無法成事。

當然,神經失常可以解釋這個疑點……

四國說

事緣天正三年,織田信長本來認可長宗我部元親征討四國,但隨著織田家四國政策的轉變,羽柴秀吉和三好康長的介入,令原本織田家對四國問題上,作為窗口一職的明智光秀地位受損。同時,羽柴秀吉和明智光秀兩位同事之間的競爭表面化。

客觀來說,本能寺之變發生後,織田軍原定於當日出兵四國的計劃煞停,長宗我部元親成為此宗謀殺案的其中一個得益者。可惜到目前仍未有直接證據說明元親和本能寺之變有關,而變後明智光秀亦沒有得到來自四國的支援,所以,元親可能只是幸運地搭上順風車。

朝廷/將軍黑幕說

本能寺之變前,明智光秀向上杉景勝派遣使者,要求景勝協助比景勝身份更高的人;又曾寫信給紀州雜賀眾及土橋重治遵從「上意」提供協助。有人揣測上意為足利義昭或朝廷

此說欠佳的理由是給雜賀眾及土橋重治的書信年份不確(當時書信只有日期,沒有寫明年份。年份靠推敲內文得來。),以及明智光秀在信中含糊其詞,沒有大力利用朝廷和將軍的名義作政治宣傳。

當然,或者當時有此作法,後來被歷史淹沒也說不定。

冤罪說

有賴在耶穌會頭上,也有賴在明智光秀的重臣齋藤利三頭上。此說主要根據是〈言經卿記〉所提供的不在場證據。

但是,明智光秀的確在變後佔領安土城和近江各主要城池,而且寫信到各地要求加勢時,並無否認自己發動兵變。寫給細川藤孝的書信中只解釋為「不慮之儀」和為後生們著想。

結論

沒有結論,這恰恰是本能寺殺人事件430多年來為人津津樂道之處啊。

相關閱讀:

天正十年・年表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