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8日 星期六

天正十年・年表

002.20150118織田信長①天下布武

003.20150221織田信長②本能寺之變

本能寺之變,發生於公元1582年(天正10年),為戰國史上最撲朔迷離的事件。以下是關於天正10年年初,至本能寺之變的經緯。

不斷更新。最後更新時間:2017年6月27日

日期 事件
1月1日 前往安土城賀年的人太多,石垣崩塌,造成人命傷亡。
安土城開放本丸和御幸之間,信長親自向訪客收取100文參觀費(〈信長公記〉)
1月7日 準備好安土行幸用的馬鞍(〈晴豐公記〉)
1月11日 明智光秀的重臣齋藤利三,寫信給親生兄長石谷頼辰的義父石谷光政,請石川光政勸女婿長宗我部元親不要輕舉妄動(〈石谷家文書〉)
事緣於天正3年,信長認可元親征討四國地區,但天正9年又改口説只容許元親領有土佐和阿波半國。
1月15日 元宵日安土左義長(〈信長公記〉)
1月16日 被流放的佐久間信盛在熊野病死,其子信榮獲得赦免,加入織田信忠旗下。(〈信長公記〉)
2月2日 近衛前久任太政大臣(〈公卿補任〉)
2月3日 織田信忠派森長可、団忠直作前鋒,率濃尾兩國軍勢到木曾、岩村(〈信長公記〉)
3月11日 織田軍在天目山之役擊敗武田勝賴。武田勝賴、嫡子信勝、正室北条夫人一起自刃(〈信長公記〉)
3月29日 信長分配武田舊領:
・甲斐一國除卻穴山梅雪舊領,加上諏訪一郡給河尻秀隆;
・駿河一國給德川家康;
・上野一國和小縣、佐久二郡給瀧川一益;
・信濃高井、水内、更科、埴科四郡給森長可;
・木曾義昌保持原領,追加安曇、筑摩兩郡;
・伊那郡給毛利長秀。
〈信長公記〉
4月2日 信長決定取東海道回安土。信忠留在信濃諏訪(〈信長公記〉)
4月3日 信長滯留武田信玄故居。

信忠要求惠林寺交出六角次郎六角義定、六角義賢子不果,燒殺惠林寺中快川紹喜等11名長老,及其他老少寺眾(〈信長公記〉)
4月10日 織田信長離開甲府出發回京(〈信長公記〉)
近衛前久要求同行,被信長無禮拒絕:「近衛像你這樣的人還是走木曾路吧!(近衛わごれなどは木曾路をのぼりませ)」(〈甲陽軍鑑〉)
4月12日 至18日,織田信長遊覽富士山、德川家康領地
同行者有明智光秀、筒井順慶、細川忠興等人(〈信長公記〉)
4月19日 信長途經尾張清州城
4月20日 信長途經美濃岐阜城
4月21日 信長回到安土城
4月23日 多聞院英俊記錄在西北方出現彗星,長十丈。後來加上補筆,「信長生害之先瑞也」(〈多聞院日記〉)
隨帶一提:萬歷十年四月丙辰,彗星見西北,形如匹練,尾指五車,歷二十餘日滅(〈明史〉)
4月24日 信長寫信給細川藤孝,指示他做好準備隨時出兵,並説明智光秀會代為轉達詳情(〈細川家文書〉)
證明直到本能寺之變一個月前,信長依然信任光秀
4月25日 勸修寺晴豐村井貞勝談及向安土派遣女房眾,並商討推任織田信長為征夷大將軍、太政大臣或關白(〈晴豐公記〉)

圍繞這篇日記,學者們有兩派見解:一是晴豐代表朝廷提出任官,一是貞勝代表信長提出任官。這個分歧是為「三職推任問題」
事緣天正6年,信長辭退所有朝廷公職,希望嫡子信忠代任顯職(〈兼見卿記〉)。到天正9年,第二次京都「閱兵」後,信長表示願意在誠仁親王繼位時再度任官(〈御湯殿上日記〉)
5月4日 5月某日,近衛前久辭任太政大臣。

信長派森亂向晴豐詢問來意。晴豐説信長有平定關東之功,應任征夷大將軍
森亂回報後,再度帶着信長的信和晴豐見面(〈晴豐公記〉)
5月6日 晴豐堅持和信長見面,最後成功(〈晴豐公記〉)
5月7日 勸修寺晴豐和村井貞勝談及從安土得到的回覆(〈晴豐公記〉)
5月14日 明智光秀被指派接待德川家康的工作。
〈太閤記〉説光秀因怠慢家康被罷免接待一職,但可信性較高的〈兼見卿記〉〈信長公記〉並無此説。

另,葡萄牙的傳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提過,信長和光秀在招待家康前曾經密會,兩人因不明原因發生爭執,信長足踢光秀(〈日本史〉)

織田信忠到達安土。
5月15日 德川家康和34名家臣(包括德川四天王等重臣),還有武田叛將穴山梅雪等人到訪安土。

差不多前後一日,信長收到在備中高松城的羽柴秀吉要求增援的訊息。
5月17日 信長命光秀作援軍先鋒。
光秀回到居城坂本城作準備。
5月19日 信長和家康在安土城惣見寺一起觀賞幸若舞和猿樂。信長對梅若太夫的表演極不滿意(〈信長公記〉、〈宇野主水日記〉等)
〈多聞院日記〉推測因為劇目「鞍馬天狗」講述打倒平家,觸怒信長。
5月21日 信忠陪同家康一行人離開安土到京都、堺等地方參觀。

長宗我部元親寫信給齋藤利三,説願意交出部份土地,但希望保留海部、大西城等地。元親提及有事可找石谷頼辰商量(〈石谷家文書〉)
5月22日 留在京都的織田信忠和朝廷交際,送禮給正親町天皇誠仁親王(〈晴豐公記〉)
5月23日 正親町天皇和誠仁親王回禮給信忠(〈晴豐公記〉)
5月26日 光秀到達丹波龜山城準備出戰。

信忠和家康、梅雪等到清水寺看能劇。
5月27日 光秀參拜愛宕神社,求籤三次(〈信長公記〉)

信忠知道父親要來京都,取消和家康一起去堺的行程(〈森亂宛書狀〉)
同日,或次日,信忠到愛宕山參拜,進獻2,500葡幣(〈日本史〉)
5月28日 (或24日,有爭議)光秀在愛宕山舉行和歌會,出席人士包括威徳院行祐里村紹巴和嫡子明智光慶(〈信長公記〉)
光秀發句為「ときは今 あめが下しる 五月哉」,但句子原文有爭議,可能是「ときは今 あめが下なる 五月哉」。
「時」和「土岐」同音,指光秀宣言土岐氏將要得天下。

千宗易千利休在給女婿的信中表示對信忠不來堺感到失望。
5月29日 信長帶同一眾小姓到達京都本能寺。

家康出發到堺遊覽。隨行有信長的側近長谷川秀一和信忠側近「杉原殿」。(〈宇野主水日記〉)
6月1日 日蝕。
信長在本能寺舉行茶會,招待博多豪商島井宗室
茶會上信長再度提出廢除京曆改用三島曆勸修寺晴豐指摘改曆強人所難(〈晴豐公記〉)

黃昏時分,光秀帶同13,000軍勢從龜山出發,向京都行進。
6月2日

凌晨4時

明智軍包圍本能寺
光秀:「敵在本能寺!(敵ハ四条本能寺・二条城ニアリ)」出自〈明智軍記〉,於本能寺之變100年後創作,作者不明,可信性低。
信長:「謀反嗎?是誰?」(〈信長公記〉)
信長:「是城介信忠官名有異心嗎?(城介が別心か)」〈三河物語〉
森亂:「看來是明智軍。」(〈信長公記〉)
信長:「是明智變心嗎?(明智めが心変わりか)」(〈三河物語〉)
信長:「我自招殺身之禍了。(余自らが死を招いたな)」(〈日本王国記〉,由西班牙商人所著,但該位商人在變後12年才住日本)
信長:「沒辦法/無需議論是非。(是非に及ばず)」(〈信長公記〉)
森亂、森坊、森力戰死後,信長對尚未逃出的女人説:「不必久留,快點走吧!」(〈信長公記〉)

早上7時

本能寺炎上,信長行方不明。
另一方面,住在距離本能寺1公里外妙覺寺的信忠,從京都所司代村井貞勝報告得知發生兵變,一同逃至二条御所籠城。當時住在二条御所的誠仁親王不在(〈信長公記〉)

信長的弟弟、信忠的叔叔長益建議信忠自殺(有爭議),自己則經由安土逃到岐阜。
信忠家臣前田玄以脫出至岐阜,帶同信忠嫡子三法師(2歲)逃到清洲城。

早上9時

明智光秀到達京都(〈言經卿記〉)

下午2時

明智光秀離開京都(〈言經卿記〉)

下午4時

光秀打算接收安土城,但山岡景隆為阻止明智軍,燒毀瀬田大橋。光秀下令修復大橋,自己則先回坂本城。

下午5時

光秀帶同約3,000兵回到坂本城。

這天,原本德川家康受信長召喚,正要出發到本能寺(〈茶屋由緒記〉)
得知兵變後,家康一行34人為迴避混亂,由河内國四條畷,經山城國宇治田原→近江國甲賀的小川城→伊賀國的山道→穿越加太峠→伊勢國津→伊勢國→伊勢國浜村→海路回到領地三河國的大浜→最後到達岡崎城,被稱為「伊賀越え」。

大和國的筒井順慶也受信長召喚出發去本能寺(〈多聞院日記〉)
6月3日 留守安土城的蒲生賢秀帶同信長家眷離開安土城,家眷中有信長正室(歸蝶)。
出自〈氏郷記〉,氏郷是賢秀之子、信長之婿。

在越後的柴田勝家、前田利家,攻下漁津城

夜晚,明智光秀寫信給毛利家的小早川隆景,但密書錯送到羽柴秀吉手上(〈太閤記〉)
6月4日 瀬田大橋修復完成,明智軍接收安土、佐和山、長浜等近江各地主要城池。

在越後的柴田勝家、前田利家得知本能寺之變的消息。

秀吉隱瞞信長死訊和毛利議和,使高松城主清水宗治自刃。
不久,毛利軍也得知本能寺之變。

德川家康回到岡崎(〈家忠日記〉)
6月5日 秀吉寫信給中川清秀,散播信長、信忠未死的謠言,信中提及自己的大軍已到沼(岡山)。

家康準備出陣(〈家忠日記〉)

光秀女婿織田信澄織田信勝子被信長三子信孝所殺。
6月6日 下午,秀吉從備中高松城撤退。出自〈惟任退治記〉,變後4個月秀吉命人寫成,可視作秀吉的官方説法。「惟任」是明智光秀的賜姓。

家康按兵不動(〈家忠日記〉)
6月7日 吉田兼見到安土拜訪光秀,談論謀反之事(〈兼見卿記〉)

羽柴軍到達沼(〈惟任退治記〉)
6月8日 秀長重臣、杉若無心寫信給細川藤孝家老松井康之,説大軍在6月6日已達姬路,次日(9日)出陣。

明智光秀把安土城交給女婿明智秀滿,自己離開安土。

家康仍然按兵不動(〈家忠日記〉)
6月9日 光秀拜訪吉田兼見,送銀50枚(〈兼見卿記〉)

羽柴軍到達姬路(〈惟任退治記〉)

明智光秀在京都和朝廷疏通。
此日,光秀寫信給細川藤孝,説:
①對藤孝和女婿忠興剃頭感到生氣,但希望可以和好;
②願意把攝津國給與藤孝、忠興父子,請上洛幫忙。如果細川父子想要若狹的話也沒有問題,請隨意開價;
③之所以發生意料之外的事(不慮之儀),是為了忠興等人,別無他意。估計50日至100日內可以平定近江,之後自己會引退,把這些地方交給嫡子光慶忠興(〈細川家文書〉)。

家康繼續延期出陣(〈家忠日記〉)
6月10日 羽柴軍到達明石(〈惟任退治記〉)
6月11日 羽柴軍到達兵庫(〈惟任退治記〉)
6月12日 羽柴軍到達尼崎(〈惟任退治記〉)
羽柴軍和明智軍隔著圓明寺川對峙。
6月13日 明智軍敗陣,光秀在逃往坂本城途中,於小栗栖(京都市伏見區)被土民所殺。(有爭議)

足利義昭寫信給小早川隆景家臣乃美兵部丞,説已經成功討伐信長,要求盡快協助上洛之事(〈本法寺文書〉)
6月14日 織田信孝、羽柴秀吉上洛(〈晴豐公記〉)
6月15日 光秀首級被送到本能寺(〈言繼卿記〉、〈晴豐公記〉)
6月16日 松井友閑作為織田方代表上洛,詢問關於兵變之事(〈晴豐公記〉)
6月17日 齋藤利三被捕遊街示眾。
近衛前久、勸修寺尹豐遁隱至嵯峨(〈晴豐公記〉)
6月19日 村井族人到嵯峨遣仰院搜捕犯人(指近衛前久、勸修寺尹豐?)(〈言經卿記〉)
6月20日 京都廣傳織田信孝判定近衛前久有罪的消息(〈兼見卿記〉)

Honnoj Yakiuchi
本能寺陷落之圖
By Watanabe Nobukazu [Public domain o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注釋

是非に及ばず

這一句話照字面解,「是非」「事情的是非曲直」,動詞「及ばず」是「及ぶ」的否定型。「及ぶ」解「及至」、「到達」等等。如果全句直譯就是「不及是非」……意味不明。

如果不切斷成個別詞語,全句「是非に及ばず」日語解釋是「しかたがない(=沒有辦法)」。不過查看〈信長公記〉關於「是非に及ばず」的用例,這句其實不一定是表達負面意思,連正面讚賞時亦會用到。例如:

「前代未聞の働き、名誉、是非に及ばず。(前代未聞的功績、名譽,無法一一説清。)」〈信長公記・卷六〉
「手柄の程、是非に及ばず。(功勞之高,無法一一説清。)」〈信長公記・卷八〉
所以這句著名的遺言,可能並沒有甚麼深意,只是當事人隨口感嘆了一句:「一言難盡。」

明智めが心変わりか

「明智め」是現代「明智め」的解法嗎?罵人的意思?

相關閱讀:

天正十年・本能寺殺人事件

參考:

維基百科 本能寺の変 愛宕百韻 三職推任問題 條目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証言 本能寺の変 史料で読む戦国史(八木書店)藤田達生著
本能寺の変 431年目の真実(文芸社文庫)明智 憲三郎著
キリストになろうとした魔王信長(ムー・スーパーミステリー・ブックス)斎藤忠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