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9日 星期日

桶狹間之戰⑥──本戰後篇・服部友貞的失態

140112Kijo Park Kariya Aichi pref Japan13s3
刈谷城跡
663highland [GFDL, CC-BY-SA-3.0 or CC BY 2.5], via Wikimedia Commons

今川義元討死之事

順帶一提,河內二之江入道(出家人)、鯏浦的服部友定服部友貞呼應今川軍,率千艘戰船進入大高城下黑末川河口,如蜘蛛之子遍佈海上,但未曾做出成績便即退去。回航時,船隊在熱田遠淺的沙灘登陸,打算到鎮口放火,卻遭熱田居民埋伏襲擊,數十人被殺。失利的服部軍只好返回河內。

信長一舉斬獲義元首級,迅速收兵,日落前已回到清洲。翌日檢閱首級,共3,000有餘。下方九郎左衛門還捕獲了負責為義元持鞭和弓的同朋。信長心情大好,讚賞九郎左衛門道:「這是近來珍罕的功勞。」又問那名同朋義元死亡前後的狀況,並命他辨認首級,寫下其名字。事後,信長賞賜太刀、脇差給那名同朋,又挑選10名僧人隨他帶義元首級回駿河。信長命人在清洲以南20町、通往熱田的須賀口海道上建立義元塚,豎起大型卒塔婆並誦經千部以作供養。信長經常把義元戰死時所配戴的名刀左文字帶在身邊。這次合戰的成就筆墨難以形容。

駐守鳴海城的岡部元信投降並得到饒恕。另外,大高城、沓懸城、池鯉鮒城、鴫原城亦開城退去。

後續──殘存的鳴海、大高

松本元康撤出大高城

直到傍晚,身在大高城松平元康德川家康才從舅父水野信元派來使者淺井道忠口中得知義元死訊。元康確認情報後,在水野氏家臣上田近正的嚮導下,乘夜離開大高移至今村。20日進入大樹寺。23日佔據遭駿河兵捨棄的岡崎城

岡部元信圍攻刈谷城

另一方面,鳴海城岡部元信的努力下仍頑抗了一段時間,雙方交涉後,元信以領回義元首級為條件開城退去。歸途上,元信攻打刈谷城,殺死城主水野藤九郎水野信近。6月8日,今川氏真向元信發出感狀,表揚他堅守鳴海以及討殺水野信近的功勞。(〈古文書集〉)

水野信元、信近兄弟

今川義元在出兵前曾寫信給水野十郎左衛門要求對方協助。雖然水野十郎左衛門的真正身份未有定論,卻可肯定他是水野氏的重要人物。可是,觀乎許多關於桶狹間之戰的記述,水野一族近乎隱形。身為尾張知多半島的豪族,眼見今川、織田兩軍在自己地盤廝殺,水野氏難道置身事外?

若隱若現的水野氏,相關的記述有4項:
水野十郎左衛門受邀加入義元陣營。
②據〈信長公記〉天理本(〈天理本〉),大高城南方有大野、小河眾駐守。大野即佐治氏;小河=緒川,即水野信元的部隊。
③據〈三河物語〉,義元死後,水野信元派使者向外甥松平元康報訊。
④據今川氏真感狀,刈谷城主水野信近受岡部元信襲擊死亡。

從上述4點來看,就算水野氏沒有直接參與戰鬥,但顯然在整個戰局裏有一定角色。據〈張州雜誌〉,大高城南尚有〈信長公記〉未曾提及的正光寺、冰上等砦,暗合〈天理本〉記述。如果屬實,大高城在正光寺、冰上、向山、鷲津、丸根的重重包圍下,松平元康如何在本戰前夜突破防線運糧入城?莫非他和舅父的緒河眾有過甚麼交涉?還是另有玄機?

以上尤以第④點最為奇怪,為何撤退中的岡部元信會刻意跑去刈谷城,攻打表面上不作為的水野信近呢?如果水野信近=水野十郎左衛門,有否可能因為他在戰爭中「不作為」,所以引起岡部元信的報復?

義元左文字

又稱「宗三左文字」、「三好左文字」,製於南北朝時代。持刀人由三好政長送贈武田信虎、信虎轉贈女婿今川義元。桶狹間之戰後落入織田信長手中,信長在刀莖兩面刻上「永祿三年五月十九日 義元討捕刻彼所持刀 織田尾張守信長」等文字。信長死後經由豐臣秀吉、秀頼父子,再傳到德川家康手中。據〈德川實記〉,家康於大坂之陣時配帶此刀出陣。

義元左文字現藏建勳神社,2016年年初曾在京都國立博物館展示。圖片可在Google Image搜尋「義元左文字」或參閱京都國立博物館特別展〈刀剣を楽しむ〉的傳單。

相關閱讀:

桶狹間之戰①──山口教繼離反與赤塚合戰
桶狹間之戰②──村木砦淚之死鬥
桶狹間之戰③──導火線的鳴海城包圍
桶狹間之戰④──本戰前篇・人間五十年如夢似幻也
桶狹間之戰⑤──本戰中篇・奇跡的勝戰
桶狹間之戰・終──謎團Q&A

參考:

維基百科 桶狭間 桶狭間の戦い 岡部元信 條目
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岡崎市史・別巻上巻三河物語
信長公記 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ドキュメント信長の合戦 (学習研究社)藤井尚夫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