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日 星期六

【讀一封信】武田信玄:「我對你的愛可昭日月。」

寫了三篇桶狹間之戰,轉換一下口味來讀一封信。

今次介紹的書信十分著名。雖説「眾道」在戰國時代十分普遍,但由當事人親口承並留下證據卻很少。

武田晴信春日源助的青春物語:

誓詞如下:

雖然時常撩撥彌七郎,但每次都被他以肚痛為由拒絕,我也拿他沒有辦法。這事我絕對沒有説謊。

沒有睡過彌七郎。以前沒有、早上沒有、晚上沒有,今晚也不會有。

想要和你更親近,使盡辦法,反而被你猜疑,很是困惑。

上述各點絕無虛言,否則必遭本國一之宮、二之宮、三之宮明神、富士、白山,還有八幡大菩薩、諏訪上下大明神懲罰。本應用正式誓紙(寶印)書寫,但館裏耳目眾多,現在現寫在白紙上,明天再重寫一遍。

七月五日
晴信
春日源助殿

春日源助

收信人春日源助一般被認為即春日虎綱高坂昌信,也就是口述〈甲陽軍鑑〉的人物。不過,有研究者認為收信日「春日」二字是後來加筆,因此對「源助」是否等同春日虎綱留有懷疑。原圖可在Google Image搜尋關鍵字「武田信玄 春日源助」。

維基百科引用柴辻俊六〈戰國期信濃海津城代春日虎綱之考察〉

若眾道

不管收信人是誰,信玄捲入男色風波毋用置疑,逼得立誓表忠。書信最後提到打算使用「寶印」書寫,可見當時人們對「眾道」甚是認真,甚至有人因此送命。(見【織田秀俊的桃色凶案】、【織田信勝的最期】)

一般認為男色從禁止女色的寺院開始,僧侶染指稚兒作為替代。這種風尚逐漸傳入公家、武家

男色理由有:

①作為避孕手段
②戰場上少有女性
③純粹一種流行風俗

這些理由當中,頭兩個從現實角度考慮,但私以為第三個理由最強。

天正7年傳教士范禮安提到「他們不認為(眾道)有甚麼大不了,少年們彼此誇耀與之有染的對手,十分公然,不會隱瞞」。江戶中期,山本常朝在〈葉隱〉大談武士道心得,其中有講述眾道方式。眾道如此坦然、如此規範,不似逼於現實的非常手段。

武田24將
By Kouki Nakanishi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參考:

維基百科 衆道 日本における同性愛 條目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