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3日 星期六

桶狹間之戰⑤──本戰中篇・奇跡的勝戰

Bishū Okehazama-gassen
尾州桶狹間合戰版畫
Utagawa Toyonobu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今川義元討死之事

(永祿3年5月19日)到了中島,信長再次下命出擊。眾人拼命阻止,信長道:「大家好好聽我説。今川的士兵昨晚飯後便開始徹夜行軍,不但運送兵糧入大高,又攻打鷲津、丸根,歷盡艱辛。他們是疲兵,我們是新手。無需懼怕敵眾我寡,應知勝敗乃天數。敵人攻來我們便退後,敵人退後我們便追上去,反覆對抗,定能一如意料地擊潰敵軍。大家專心殺敵不要搶掠財物、首級,只要一戰得勝,在場每位必能光耀門楣,千古留名。全力一戰吧!」

這時,前田利家、毛利河內、毛利十郎、木下雅樂助、中川金右衛門、佐久間彌太郎、森小介、安食彌太郎、魚住隼人等人提着敵首到來,所以(信長?)對他們重複一次上述之言。

當軍隊行進入山際※時,突然落下暴雨、冰雹。敵人面向西北,雨勢從我方身後打向他們正面。在沓懸頂峰的松本(沓懸の到下の松の本),暴風雨甚至吹倒二、三人合抱的巨型楠木樹,樹木向東倒落。如此巧合,大家都説這是熱田大明神的神軍。

「山際」就是「山裏」的意思。

信長見天空轉晴,持槍大聲疾呼:「那邊衝啊!」敵人發現織田勢冒着黑煙※攻來,便如潑水般向後潰退。弓、槍、鐵砲、旗幟、背旗等物散落地上。敵方連義元的漆轎也棄置不顧,崩潰逃走。

※「黒煙を立てて(冒着黑煙)」這句不知是否真正的黑煙。

天文21壬子5月19日。信長下命:「義元本隊在那裏!那裏衝啊!」下午2時左右,我方向東方攻去。最初敵方約300人圍作一團保護義元退卻,雙方經歷兩三次、四五次進退爭持,敵人數逐漸減少,最後只剩下50騎。

信長彷彿想與年輕武者爭先一樣,下馬親自殺敵。年輕武者披着血,揮舞刀劍,火花四濺。混戰中敵我雙方只能靠背旗的顏色分辨。信長的馬廻、小姓眾或傷或死,不知其數。

服部小平太被義元砍中膝部倒地。毛利新介劈倒義元奪得首級。日後有流言道:「早年守護被攻殺之時,毛利新介救出守護的弟弟※。今次泉下有知,助他取得義元之首。」

※見【斯波義統遇害

今川勢也是氣數已盡,迫入一處名叫「桶狹間」的狹窄深田。該處是個使人足陷泥濘、草木繁茂的險地。逃進深田的敵人一時不得逃脫,只能在地上爬行,結果成為年輕武者的追擊目標。年輕武者提着兩三個敵首領功,信長説只看義元首級,其他的回到清洲再檢閱。信長看了義元首級,歡喜不已。

收兵時眾人沿着來時路返回清洲。

織田信長演説的矛盾

信長在中島砦的演説,雖慷慨激昂,但兩個奇異之處:

「今川的士兵從昨晚開始徹夜行軍,既運送兵糧入大高,又要攻打鷲津、丸根他們是疲兵,我們是新手。

這段説話不盡不實。運糧和攻打鷲津、丸根的隊伍正在大高城休息,和即將進攻的目標無關。這一點作者太田牛一應十分清楚,很好奇牛一在寫這段演説時有何想法。

一,信長無意説謊,只是掌握的情報有誤,真心以為攻擊目標是疲兵。如果真是情報錯誤最後仍能取勝,實在是運氣。

二,為了激勵士氣故意隱瞞。不過,他的家老眾那麼容易被蒙混過去?


專心殺敵,不要搶掠財物、首級。」

如果把這句視為軍令,織田軍明顯地沒有嚴格遵守,因為戰後許多人提着敵首前去邀功,包括前田利家在內。(【森邊合戰・前田利家人生轉機】曾提過利家在敵總崩時取得兩個首級。)

織田本隊的進軍路線

太田牛一對織田軍的行進路線本來寫得很詳細,但在織田軍離開中島砦後,記述突然變得含糊,只一句「進入山際」(≈進入山區)。上篇提過桶狹間一帶的地名混亂,可能連當事人也不甚清楚自己身處何方,所以牛一只能籠統地稱之為「山際」

隨後翻起狂風暴雨。牛一指風雨從織田軍背後,吹往面向西北的敵人。換句話説,當時織田軍大致上向東、或東南方向前進。

但是!〈信長公記〉(下稱〈公記〉)希奇地指出一個地名:「沓懸頂峰的松本」,不禁令人滿腹疑竇。太田牛一寫該處巨型楠木倒下,到底是順帶一提的補充資料,還是織田軍跑到沓懸親眼所見……?

接下來織田軍在狂風暴雨掩護下接近義元本陣(=桶狹間山?),發現正在撤退的今川義元,雙方激戰幾個回合,最後織田方毛利新介斬殺敵大將於馬下。

另外參照一下德川方重要史料〈松平記〉所記的情形:

5月19日中午時分大雨頻下。早上合戰得勝,可喜可賀。今川軍於鳴海桶狹間午膳,附近寺社送來酒肴,義元賜酒給眾馬廻。

這時,信長急攻而來,經笠寺東邊的道路,在善照寺分成兩隊,一隊攻向前衛部隊,一隊攻向本陣防守薄弱的地方,以鐵砲攻擊。這狀況使今川軍大感意外,兵荒馬亂之際,從上之山那裏,還有百餘人衝下。一個名叫服部小平太的人,持長槍向義元突進。義元拔刀應戰,斬斷對方青貝柄的長槍。小平太膝蓋受傷,另有一個名叫毛利新介的人,在割取義元首級時被咬傷(斷?)手指。

原文:(前略)善照寺の城より二手になり、一手は御先衆へ押来、一手は本陣のしかも油断したる所へ押来り、鉄砲を打掛しかば、味方思ひもよらざる事なれば、悉敗軍しさはぐ處へ、上の山より百餘人程突て下り、(後略)

〈松平記〉記述織田軍分成兩隊攻擊今川軍。一隊牽制今川前軍,另一隊攻擊本陣薄弱處。這事〈公記〉完全沒有提到。如果採納〈松平記〉所述經過,織田軍在正面攻擊之餘也有進行奇襲,這是否可以補充「迂迴奇襲」「正面攻擊」兩説不足的地方?

沓懸松本的位置
完全超出畫圖範圍……

今川本隊的進軍路線

和織田本隊相比,今川本隊的進軍路線更加迷糊,在本戰前一天(5月18日)已經不知其踪。

據〈公記〉,17日義元到沓懸參陣,19日不知從哪裏向西北布陣,中間的18日完全被省略。與其理解成義元18日整天停在沓懸,不如説太田牛一未能掌握他的位置?

〈三河物語〉則記述19日「義元從池鯉鮒段段地向大高行進,巡視棒山砦城(丸根、鷲津)後,召集諸大名,商議良久,決定攻城」,暗指18日義元在池鯉鮒停留。

以上兩者都屬於比較可信的史料,卻對義元的行踪出現矛盾。〈公記〉記述19日凌晨信長得知丸根、鷲津遭遇敵襲,因此義元不太可能如〈三河物語〉所説般在19日凌晨以前從池鯉鮒趕往大高,再在會議中決定攻擊丸根、鷲津兩砦。

可信性稍低的〈甫庵信長記〉、〈總見記〉同樣有寫大高軍議一事,只不過是在18日而非19日。如果採納〈甫庵信長記〉、〈總見記〉的説法,今川義元在桶狹間之戰前一日已身在大高,那麼19日他的確有可能以鳴海城為目標,途中在漆山設陣(「漆山義元本陣説」見【本戰前篇・人間五十年如夢似幻也】)

不過(!),漆山和「上之山」相距甚遠,如何解釋〈松平記〉所載「上之山」的伏兵?這又是一個疑問……

織田軍行進路線略圖
純屬參考,不保證正確。

以下整理了一些史料所記的古戰場位置。有些書籍成立年份不明,大致上由舊至新排行:

資料地點備註
定光寺年代記 尾州鳴海莊 今川軍10,000人戰死,有點誇張?
今川氏真判物寫 鳴海原 今川氏真寫信給松井宗信表揚對方父親功勞。氏真指友軍於鳴海原失利。
足利李世記 桶狹間 義元上洛,在桶狹間遭遇伏兵
中古日本治亂記 桶狹間內田樂坪 佐佐木承禎六角義賢派2,300援軍支持信長。
此書成立年份有爭議。
信長公記 桶狹間山→桶狹間深田 見上文。
松平記 鳴海桶狹間 織田軍在善照寺分兩手攻擊今川軍。服部小平太埋伏於上之山突入義元本陣。
甫庵信長記 山際 沒有寫註明地名,也沒有義元舉行酒宴的描述。織田軍收起旗幟秘密行動,從山上衝落本陣奇襲義元本隊。
慶長見聞錄 松原 義元於松原舉行酒宴
三河物語 午膳處 沒有細述過程。石河六左衛門尉認為織田軍兵數超過5,000。
甲陽軍鑑 道路附近的松原 織田士兵混入打家劫舎的今川軍中,趁義元舉行酒宴時偷襲。
總見記/織田軍記 桶狹間山下草原和〈甫庵信長記〉差不多,信長本隊5,000人。
山澄桶狹間合戰記 桶狹山北松原 織田軍在善照寺分兩手,一隊留守,一隊由信長率領向義元本陣進發。據信長馬伕憶述,當日天氣炎熱,軍隊上坡下坡地前進。
另外,戰後據松平元康探子回報,於桶狹山北松原的今川陣跡,有許多向東倒的無頭屍體
武德大成記 桶狹間山裏
家忠日記増補追加 鳴海桶狹間 和〈松平記〉一樣,織田軍在善照寺分兩手,潛行至今川本陣後方。義元遇襲時安座陣中。
常山紀談 桶狹
武德編年記  桶狹間→桶狹間田樂窪 愛知郡桶狹間設陣,同地田樂窪設酒宴。
改正三河後風土記 桶狹間田樂坪 作者否定六角義賢援軍之説。
日本戰史桶狹間役田樂狹間 太子根迂迴至田樂狹間。

暫不論成立年份有爭議的〈中古日本治亂記〉,從上可見桶狹間古戰場的位置呈現這麼一個趨勢:「鳴海→桶狹→桶狹/松原→田樂」,由當時瀨戶定光寺記述的鳴海莊,和死者之子今川氏真親述的鳴海原,稍後再出現較具體的桶狹間(山)、松原、田樂(坪/窪/狹間)等地。這個現象應該如何解讀?到底今川軍和織田軍在哪裏遭遇?今川軍往哪裏撤退?義元在哪裏戰死?迷茫……

今川義元戰死之地

義元戰死處亦無定論。據〈家忠日記増補追加〉,義元於陣中被殺,即「本陣=戰死處」。反觀〈公記〉、〈松平記〉均記述義元遇襲後曾和敵軍爭持,即「本陣≠戰死處」,這個也是目前比較流行的説法。

現在號稱「義元戰死處」主要有兩個:①名古屋市綠區,桶狹間古戰場公園;②豐明市,桶狹間古戰場傳説地。以下是兩地的主張:

桶狹間古戰場公園

據慶長13年〈尾州智多郡桶廻間村御繩打水帳〉,該處附近有約1.11公頃的深田,被認為是〈公記〉提及的「狹窄深田」。
昭和時代曾在鞍流瀬川河底發掘出一塊製於1816年、刻有「桶狹間古戰場」的石碑。
1950年代再有刻着「駿公墓碣」的石碑出土。

桶狹間古戰場傳説地

1771年尾張藩士在此建立七墓碑(七石表),指示今川義元及旗下武將的戰死地。
附近曹源寺留存埋葬駿河士兵的戰人塚。
1809年津島神官冰室豐長建立弔古碑。
1876年山口正義建立的今川義元、松井宗信墓碑。


最後是太田牛一説教……

歷年來織田信秀對山口教繼父子青睞有加,允許他們駐守鳴海城。不料信秀一死,山口父子不顧往昔恩義,背叛信長向今川義元效忠,引駿河勢侵入鳴海,以致知多郡落入義元手中。教繼還在愛知郡笠寺建寨,交由(駿河勢)岡部元信、葛山長嘉、淺井小四郎、飯尾豐前、三浦左馬助守備,然後安排兒子教吉進入鳴海城,自己則在笠寺旁邊的中村建塞把守。山口教繼對義元如此盡忠,義元沒有半點賞賜,反而不問情由命他們父子到駿河切腹自盡。

世人雖云末世,但如今日月仍然在天。儘管今川義元率領45,000大軍,卻敗給只有其千分一兵力的2,000人信長勢,在逃亡路上死於山口教繼的原領地,悲慘至極。此乃因果歷然,善惡分明,天道令人畏懼。

有位名叫山田新右衛門的駿河人,深得義元信賴。新右衛門得知義元被殺,策馬折返殉死。這便是「重義輕生」的事例。二俁城主松井八郎和松井一門200人並肩戰死。不少歷戰之士均死於這場戰役。

相關閱讀:

桶狹間之戰①──山口教繼離反與赤塚合戰
桶狹間之戰②──村木砦淚之死鬥
桶狹間之戰③──導火線的鳴海城包圍
桶狹間之戰④──本戰前篇・人間五十年如夢似幻也
桶狹間之戰⑥──本戰後篇・服部友貞的失態
桶狹間之戰・終──謎團Q&A

參考:

維基百科 桶狭間 桶狭間の戦い 條目
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岡崎市史・別巻上巻近世日本国民史・第1織田氏時代前篇日本戦史・桶狭間役松平記甫庵信長記三河物語甲陽軍鑑
愛知縣圖書館 新編桶峡合戦記
早稻田大學圖書館 織田軍記/總見記
国文学研究資料館 武徳編年集成
信長公記 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桶狭間合戦の真相 (郁朋社)渡辺文雄著
ドキュメント信長の合戦 (学習研究社)藤井尚夫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