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桶狹間之戰④──本戰前篇・人間五十年如夢似幻也

今川義元討死之事

(永祿3年)天文21年壬子5月17日,今川義元到沓懸參軍。

原文是天文21年,應該有誤,是永祿3年才對。

18日黃昏,從佐久間盛重、織田秀敏那裏送來確切情報:「今川方打算在18日晚上運兵糧入大高,然後趁19日早上攻擊織田方城寨。此時適逢潮水上漲,織田方將無法援救。」

當晚,信長(27歲)沒有談及軍情方略,儘説些閒言雜話。最後信長命眾人退出:「夜已深,大家回家去吧!」家老們嘲笑道:「運氣用到盡頭,智慧之鏡亦會蒙塵,説的便是此時。」

一如所料,(19日)破曉時分,佐久間盛重、織田秀敏再次傳來訊息:「鷲津山、丸根山正受今川方襲擊。」

這時,信長舞起敦盛之舞:「人間五十年,與下天之內相比,如夢似幻也。一度獲得生命者,可有不滅之人?」唱完便下命吹響法螺貝,取來武具,穿起鎧甲,站着吃過早飯,立即戴上頭盔出陣去了。

當時跟隨其後的小姓有岩室長門守、長谷川橋介、佐脇良之、山口飛驒守、賀藤彌三郎。主從六騎一口氣踏破12公里至熱田。上午8時,從源大夫殿宮前東望※※,看見鷲津、丸根兩寨正在冒煙,似乎已經落陷。

佐脇良之的結局,請看【織田信廣謀反──看悲情小姓佐脇良之】。
※※源大夫殿宮向東南方眺望才對?

出陣

十分著名的一幕。太田牛一在〈信長公記〉(下稱〈公記〉)兩次提及織田信長喜歡唱「敦盛」,所以到了現在,幾乎所有關信長的影視作品皆有「敦盛」一節。

源大夫殿宮上知我麻神社,現於熱田神宮境內。據〈甫庵信長記〉,信長途經熱田時曾在神宮祈願。現在神宮仍保存着桶狹間之戰得勝後,信長捐款建造的「信長塀」。熱田神宮祈願文用字接近文言文,容易閱讀,有興趣可以一看。)

熱田神宮信長塀
信長6騎加上雜兵大約有200人。沿海的路雖然近,但因潮水漲滿,馬匹行走不便,眾人唯有從熱田走山路,經丹下到達佐久間信盛駐守的善照寺,在此一邊集結將兵,一邊觀察戰況。

敵方今川義元(42歲)率兵45,000,令兵馬在桶狹間山休息。天文21壬子(永祿3年之誤)5月19日正午,(義元)向西北調配兵員。義元得知鷲津、丸根落陷,歡喜不已,據説還唱了三首歌。

此戰由身穿朱紅鎧甲的德川家康擔任前鋒。他不但運送兵糧入大高城,隨後又攻陷鷲津丸根。家康部隊辛勞過後,停留大高休息。

佐佐政次、千秋季忠知道信長進入善照寺,率領300人左右的步兵向義元方向突擊,結果兩人為首共50騎戰死。義元看見這個情況,開心得在陣中唱起歌來:「義元矛頭所指,天魔鬼神莫敵。愉快愉快。」

信長觀察戰況,打算移至中島砦,家老眾拉住信長馬匹的韁繩,道:「通向中島的道路兩邊都是深田,一旦踏入便動彈不得,只能排成一行單騎前進。屆時,寡兵的情狀會被看得一清二楚,甚為不妥!」信長完全不理,決意移至中島。據説此時兵數不足2,000

織田軍行進路線略圖
純屬參考,不保證正確。

另一個版本的〈信長公記〉

以上〈公記〉內容來自流傳最廣的〈陽明本〉。據桐野作人在〈織田信長〉的引述,〈公記〉天理圖書館藏本(下稱〈天理本〉)對桶狹間之戰的描述有好幾處不同。

有軍議?沒有軍議?

〈陽明本〉記述信長淨説閒話沒有商討軍情,〈天理本〉完全相反,信長向眾人表明要與今川軍一戰。家老眾不同意,認為己方兵力不及對方十分一,應固守城池伺機行動。討論沒有結果。軍議後還有酒宴,宮福太夫獻唱,信長打鼓助興。

佐佐政次、千秋季忠從哪裏出現?

〈陽明本〉沒有寫佐佐政次、千秋季忠從哪裏出現,而〈天理本〉寫明當時政次、季忠「在中島砦」看見信長進入善照寺才有所行動。他們突擊的方向是「山際」,而不是「義元方向」(無論「山際」還是「義元方向」都一樣含糊,不明所指⋯⋯)最後他們寡不敵眾,「30騎」戰死。兩人死後,從熱田、山崎追隨信長而來的人紛紛告辭,致使寡兵越寡

誰拉住了信長坐騎?

當信長決意移至中島時,〈天理本〉列出反對的家老眾有「林、平手、池田、長谷川、花井、蜂屋」,反觀〈陽明本〉沒有這條名單。

今川義元如何布陣?

據〈天理本〉,19日正午,義元向西北「層層(段々に)」配置兵員。如果屬實,信長如何突破布防強襲義元本陣?往昔的迂迴奇襲固然可疑,換成目前主流的正面強攻亦很難説得過去。

謎之突擊部隊

為何佐佐政次、千秋季忠要自殺式襲擊?有認為是故意為之的策略,例如「示弱誘敵」「聲東擊西」。不過,如果這個行動是早已計劃好的一環,信長的家老眾難道毫不知情?如果家老們明知而又阻止信長前往中島,豈不害政次、季忠白白犧牲?

再加上〈公記〉記述信長在兩人死後才移動至中島,不似和政次、季忠合謀行動。至於政次、季忠為何出此「下策」,擅自向義元突擊?看過有兩種猜測:①早戰失敗,將功贖罪;②誘導友軍攻擊,只是友軍沒有會意。

不過單憑〈公記〉內容推論似乎不夠説服力,所以佐佐政次、千秋季忠之死,仍然是一個難解之謎。

桶狹間山?漆山?

「桶狹間之戰」的命名來自〈公記〉的「おけはさま山」,戰國期資料中與之類似的地名有〈足利李世記〉的「ヲケハサマ」,和慶長年間檢地帳中的「桶廻間村」。記載中的桶廻間村,位於現在「桶狹間古戰場公園」一帶,範圍廣闊。古戰場公園以東標高64.7米的高地被推定為「桶狹間山」

今川義元本陣設於桶狹間山是流行説法,但義元本陣是否就在這64.7米的高地?〈公記〉提到義元目睹佐佐政次、千秋季忠敗滅,當時他在哪裏看見?如果義元在64.7米高地,則不太可能眺望到中島砦的情況。關於這個疑點,或許可以「漆山義元本陣」作解釋。

此説主要根據〈蓬左文庫〉所藏「桶狹間合戰之圖」。此圖是現存桶狹間合戰古圖中唯一標示義元本陣的地圖。比對〈尾張雜記〉的「丸根古城圖」後,得知古圖中的義元本陣為漆山。如果佐佐政次、千秋季忠戰死時,義元在漆山、信長在善照寺,雙方自然能夠看見中島戰況,織田軍亦有可能聽見今川軍在對面山頭唱歌,和〈公記〉記述正好脗合。

不過,漆山和現在流傳的兩個「義元戰死處」(地圖標記①和②)相距甚遠,義元如何會死在遠方?這是對「漆山義元本陣」的一點疑問。

織田軍行進路線略圖
純屬參考,不保證正確。

相關閱讀:

桶狹間之戰①──山口教繼離反與赤塚合戰
桶狹間之戰②──村木砦淚之死鬥
桶狹間之戰③──導火線的鳴海城包圍
桶狹間之戰⑤──本戰中篇・奇跡的勝戰
桶狹間之戰⑥──本戰後篇・服部友貞的失態
桶狹間之戰・終──謎團Q&A

參考:

維基百科 桶狭間 桶狭間の戦い 條目
岡崎市史・別巻上巻 近代電子圖書館
近世日本国民史・第1織田氏時代前篇 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 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 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信長の戦争 (講談社)藤本正行著
新・信長公記 (ブイツーソリューション)高澤等著
織田信長 (KADOKAWA/中経出版)桐野作人著
桶狭間合戦の真相 (郁朋社)渡辺文雄著
ドキュメント信長の合戦 (学習研究社)藤井尚夫著
歴史読本2015年秋号電子特別版 (KADOKAWA/中経出版)歴史読本編集部著
信長史料集 (岐阜市歷史博物館)信長史料集編集委員會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