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

桶狹間之戰③──導火線的鳴海城包圍

駿河勢力入侵

自從村木砦一戰後,駿河勢力入侵三河、尾張知多郡等地區。此時織田信長正忙於平定國內反對勢力,無暇兼顧敵國入侵。據〈松平記〉記述,由弘治3年春開始,知多郡過半地區(中村、鳴海、科野品野等)倒向駿河。

鳴海城
鳴海城跡
By ペ有家音 (自身で撮影)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踊り御張行之事

熱田一里東有鳴海城,城主山口教繼是個勇武有才幹的人。他早前策動叛亂,不但引入駿河勢,還用計謀奪取隣近的大高、沓懸沓掛兩城。三城(鳴海、大高、沓懸)鼎足而立,各自距離約4公里。

駿河方派遣岡部元信作鳴海城代。大高、沓懸兩城也有許多駿河士兵駐守。不久,今川義元傳召山口教繼、教吉父子到駿河,不過不是為了賞賜,而是無情地逼他們切腹

信長原應支配尾張一半土地,但二之江海西郡荷之上城的坊主服部友定服部友貞佔據河內一帶(木曾川、長良川河口地區),駿河勢又入侵知多郡,剩下的兩郡(海東、愛知)亦陷於戰亂,不受指揮。當此形勢,信長阻礙重重,諸事不順。

通説中的尾張八郡,也有加上山田郡共九郡的意見。
山田郡最後見於天文17年,併入春日井郡記錄初見於元龜元年。(〈維基百科〉「山田郡」條目)
僅供參考,不保證正確

以上是【織田信長的津島「化裝舞會」】的後半部。年代不明,只能很籠統地説赤塚合戰(天文21年4月)以後、桶狹間之戰(永祿3年5月)之前的事。

有説今川義元是因為中了信長的反間計才會誤殺山口父子,但此説來源不明,暫作逸話論。

以下是桶狹間之戰直前的記事。估計發生在永祿2年,織田信長平定尾張國之後。

鳴海之城へ御取出之事

駿河勢佔據的鳴海城,南方有黑末川,位處海河交匯地帶。潮漲時,海水會淹至鳴海城腳下。城東有連綿的山谷,城西是泥濘的深田。從北到東都是山脈。

今川義元的軍勢入侵尾張國內,信長深感事態嚴重。針對鳴海、大高兩城,信長安排如下:

①距離鳴海城東2.2公里有一個叫丹下的舊屋。信長把它改建成城寨,命口水野帶刀水野忠光、山口守孝、拓植玄蕃頭、真木與十郎、真木宗十郎、伴十左衛門尉在此駐守。
②鳴海城東面有善照寺的舊跡,信長在此建立據點,命佐久間信盛及其弟信直駐守。
③鳴海以南有一條叫中島的小村,在此建立城寨,梶川平右衛門梶川高秀駐守。
④面對黑末川河口,於鳴海、大高兩城中間,分別在丸根山鷲津山建立城寨,截斷兩城的道路。丸根山佐久間盛重駐守,鷲津山織田秀敏飯尾定宗父子負責。

丹下、善照寺、中島、鷲津、丸根5寨包圍鳴海、大高
參考〈近世日本國民史〉製作,僅供參考

桶狹間之戰的導火線

通説桶狹間之戰是因今川義元上洛而挑起的戰事,但直接的導火線卻是織田信長建造丹下、善照寺、中島、鷲津、丸根五寨包圍今川方鳴海、大高兩城,逼使對方不得不西上救援。至於義元親率大軍的背後動機為何?一般有三種見解:

①作為足利一門上洛,重振幕府聲威

〈甫庵信長記〉指今川義元希望「匡扶走上邪途的國家」所以劍指天下(京畿),但近年越來越少人接納這個説法。

②有意吞併尾張國

今川義元早把家督之位讓給氏真,而且在桶狹間之戰一年前頒布軍法,翌年還親自上陣,如此大張旗鼓,如果不是有心上洛,那麼至少該有吞併尾張的想法?再加上在義元眼中,尾張那古野城原是織田信秀從今川氏豐手上搶過去,所以有意奪回亦不希奇。

③純粹解除鳴海、大高圍城之厄

〈信長公記〉、〈三河物語〉這些較可信的史料來看,今川義元出陣的主要目的是解放鳴海、大高兩城,並無提及義元有其他的用意。

其實上述三點並不矛盾,義元説不定三者都曾想過:短期目標是解放鳴海大高,鞏固自己在三河國的勢力。中期目標是「侵吞」尾張。最後,不排除義元胸懷大志,以上洛為長期目標

戰前經緯

由織田信秀死後,織田信長、今川義元、知多水野氏、三河松平氏的四角無間混戰。

年份日期事件
天文21年
1552年
3月初 織田信秀病故,山口教繼叛離。
4月17日 織田信長回應山口父子作出軍事行動,爆發赤塚合戰,但無功而還。(見【山口教繼離反與赤塚合戰】)
9月 今川義元進侵尾張國愛知郡八事,逼近那古野城。(〈定光寺年代記〉)
期間某年 赤塚合戰(天文21年4月)至桶狹間之戰(永祿3年5月),山口教繼父子切腹。
天文23年
1554年
1月18至26日 村木砦之戰(見【村木砦淚之死鬥】)
弘治元年
1555年
今川方攻打尾張蟹江城(〈松平記〉)
弘治2年
1556年
5月24日 織田方日近定直攻打今川方栗生永信的三河秦梨子城。奧平貞勝前往救援,擊退織田軍。
8月4日 義元命松平元信的部將菅沼定村,攻擊倒向織田的方奥平貞能。三河雨山城落陷。(〈朝野舊聞裒藁〉)
永祿元年
1558年
2月5日 義元命松平元康攻打倒向織田的三河寺部城鈴木重辰。(〈三河物語〉)
2月28日 淺井小四郎等於笠寺城擊退織田軍。
3月7日 松平家次在春日井郡品野城擊退織田軍。(〈寬政重修諸家譜〉)
4月1日 今川義元去信感謝船越五藤次在科野城品野城擊退織田軍。(〈瀬戶市史〉)
永祿元年至4年之間,親織田的水野信元、親今川的松平元康德川家康,雙方在尾張、三河邊境石瀬川發生多次衝突。(〈維基百科〉「石ヶ瀬川の戦い」條目)
松平勢運兵糧入大高城(〈三河物語〉)
永祿2年
1559年
(年份不詳織田信長建寨包圍鳴海、大高城
〈桶狭間合戦の真相〉 作者渡辺文雄認為信長建寨後於義元發布軍法,也就是説義元西上並非因為鳴海、大高被包圍。
3月20日 今川義元駿河、遠江、三河三國發布七條軍法,準備西上。
10月19日 (年份不詳)奧平監物奧平貞勝菅沼久助運兵糧入大高城。(〈豐明市史〉)
永祿3年
1560年
4月12日 (年份不詳)義元告知水野十郎左衛門定於今夏西上,要求對方協助。(〈古今消息集〉)
重要人物,後述。
5月5日 織田信長出兵三河吉良,火燒實相寺。(〈岡崎古記〉)
5月8日 義元任三河守,兒子氏真任治部大輔(〈瑞光源記〉)
5月12日 義元領兵25,000※※駿府出發。同日到藤枝
今川前軍於島田、金谷、日坂、懸河掛川紮營。(〈岡崎市史〉)
〈總見記〉記述義元5月10日從駿府出發
※※諸多説法,由20,000至60,000不等。
5月13日 義元本隊從藤枝出發到懸河
今川前軍於原河、袋井、見付、池田紮營。(〈岡崎市史〉)
據説義元在藤枝見鬼……(見【日本戰國怪談・上】)
5月14日 義元本隊從懸河出發到引馬
其餘分成本坂、今切兩隊通過濱名湖,之後在御油、赤坂會合。(〈岡崎市史〉)
5月15日 義元本隊到達吉田
今川前軍於下地之五井、小坂井、國府、御油、赤坂紮營。(〈岡崎市史〉)
5月16日 義元本隊到達岡崎
今川前軍於矢作、宇頭、今村、牛田、知立紮營。(〈岡崎市史〉)
5月17日 這一天有主要有兩種説法:
義元本隊到沓懸參軍。(〈信長公記〉)
義元本隊到達池鯉鮒知立。(〈三河物語〉〈家忠日記增補〉〈總見記〉〈山澄桶狹間合戰記〉)
5月18日 松平元康運兵糧入大高城。(〈信長公記〉)
5月19日 桶狹間之戰

今川義軍行軍路線略圖
僅供參考,不保證正確

謎之水野十郎左衛門

今川義元西上直前,曾去信知會「水野十郎左衛門」將於夏天出兵,並要求對方協助。相信這位受邀加盟的水野先生,應屬知多郡水野氏一員,而且從與他相關書信來看,水野先生更是水野氏中的重要人物

日期事件
天文13年9月23日 加納口之戰織田信秀大敗,齋藤利政齋藤道三在寫給安心軒、瓦礫軒的信中,説要把敵首級名單送交「水十」(水野十郎左衛門)。(〈信長史料集〉)
天文13年9月25日 美濃方長井久兵衛秀元寫信給水野十郎左衛門,講述加納口之戰的情形,亦有提及敵首級名單之事。(〈新編東浦町誌〉)
有人認為長井秀元=齋藤道三,但道三他在兩天前23日自稱齋藤利政,怎麼會在兩天後改稱長井秀元……?
天文13年閏11月11日 織田信秀寫信給水野十郎左衛門尉報平安。(〈新編岡崎市史〉)
天文17年9月25日 小豆坂合戰後,今川義元寫信給水野十郎左衛門尉報捷。(〈靜岡縣史〉)
永祿3年4月12日 義元告知水野十郎左衛門即將西上,要求對方協助。(〈古今消息集〉)

既然水野十郎左衛門是個大人物,應該很容易知道是誰吧?不幸地,到目前為止,對於十郎左衛門是誰仍然未有定論。現在主要分成兩派:水野信元説和水野信近説。

據〈尾張群書系圖部集〉(第3卷1005頁),在〈大御堂寺文書〉中有一封署名「水野十郎左衛門尉信正」的信,日期為元龜3年10月8日。

這位水野信正(=水野信政)是信近之子、信元養嗣子。從年紀來看,信政不太可能從天正13年起便活躍於外交活動中,估計其通稱「十郎左衛門」繼承自父輩。信政有實父和養父,誰才是真正的「十郎左衛門」?

水野信元等關係略圖

〈東浦雜記〉收錄的〈海神社由緒書〉記有「水野十郎左衛門信近」這位人物,藉此可確定「水野十郎左衛門」乃「水野信近」,而非「水野信元」。

……真是如此嗎?這裏尚有疑問。

如果永祿3年4月12日今川義元給「水野十郎左衛門」的書狀,收信人真是水野信近的話,為何兩個月後永祿3年6月8日今川氏真判狀裏,會稱水野信近「水野藤九郎」?雖然戰國武將經常改變通稱,但很難想像今川家在同一年分別稱呼同一人「十郎左衛門」「藤九郎」

難道,氏真書狀中的「水野藤九郎」其實不是水野信近

再來看〈寬政重修諸家譜〉(〈寬政譜〉)忠政、近守、信元、信近和信政五人的描述:

水野忠政 初妙茂、藤七郎、下野守、右衛門大夫,母不詳。
天文12年7月12日死去,年51。
水野近守 藤九郎、和泉守,母不詳。
弘治2年3月20日先父而死。
(死於弘治2年怎會先父而死?難道不是忠政實子?!)
水野信元 初忠次、藤七郎、四郎右衛門、下野守,母昌安之女。
水野信近 藤四郎、藤九郎、水野忠政三男,母不詳。
永祿3年4月19日於刈屋城戰死,年36。
(這裏該是桶狹間之戰當日5月19日才對…)
水野信政 初忠高、元茂、藤四郎,藤九郎信近實子,母佐治氏。
天正3年2月27日同父(水野信元)死去。

如果〈寬政譜〉正確無誤,在永祿3年,稱「藤九郎」的,確實只有水野信近一人。既然信近是「藤九郎」,他會不會同時是「十郎左衛門」呢?這一點,我不知道……

話説回來,到底水野信元是否完全不可能是「十郎左衛門」呢?這一點,我也不知道……

總之,今川義元邀請「水野十郎左衛門」同心協力對抗織田應該是確切的事。那麼,水野十郎左衛門在桶狹間之戰扮演了甚麼角色?這件事留待以後分解。

相關閱讀:

桶狹間之戰①──山口教繼離反與赤塚合戰
桶狹間之戰②──村木砦淚之死鬥
桶狹間之戰④──本戰前篇・人間五十年如夢似幻也
桶狹間之戰⑤──本戰中篇・奇跡的勝戰
桶狹間之戰⑥──本戰後篇・服部友貞的失態
桶狹間之戰・終──謎團Q&A

參考:

維基百科 水野信元 水野信近 水野信政 石ヶ瀬川の戦い 山田郡 桶狭間の戦い 條目
東京大学史料編纂所
鳴海原合戦関連時系列 歴探
寛政重脩諸家譜・水野氏 近代電子圖書館
岡崎市史・別巻上巻 近代電子圖書館
近世日本国民史・第1織田氏時代前篇 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 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信長の戦争 (講談社)藤本正行著
信長の天下布武への道 (吉川弘文館)谷口克広著
新・信長公記 (ブイツーソリューション)高澤等著
織田信長 (KADOKAWA/中経出版)桐野作人著
桶狭間合戦の真相 (郁朋社)渡辺文雄著
歴史読本2015年秋号電子特別版 (KADOKAWA/中経出版)歴史読本編集部著
信長史料集 (岐阜市歷史博物館)信長史料集編集委員會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