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9日 星期六

桶狹間之戰②──村木砦淚之死鬥

第六天魔王之淚。

Muraki Fort Site
村木砦
By 立花左近 (Own work) [CC BY-SA 3.0 or GFDL], via Wikimedia Commons

村木之取出被攻之事

某時,岡崎駿河勢攻陷山岡傳五郎鴫原重原的建構(構え),以此作據點準備攻擊水野金吾小河緒川的建構。後來,駿河勢在村木興建堅固的城寨(取出=砦)駐守其中,隨後又要求寺本城交出人質臣服,截斷那古野通往緒川城的道路,與信長為敵。

新人物文庫〈現代語譯信長公記〉把「水野金吾」當作「水野忠政」(德川家康外公),但〈寬政重修諸家譜〉説忠政在天文12年已死。據維基百科水野忠分」條目,「水野金吾」可能是忠政的兒子忠分。

(天文23年)信長(21歲)決定出兵救援緒川城。他擔心清洲勢趁隙放火偷襲那古野,所以命使者到美濃,請求外父齋藤道三派兵前來留守。

1月18日,道三命安藤守就帶1,000人留守部隊到那古野,又命田宮、甲山、安齋、熊澤、物取新五等人向他每日匯報那古野的情況。

1月20日,美濃援軍到達尾張。信長安排他們在那古野附近志賀、田幡紮營,然後到安藤守就處問候。

信長原定次日出發,但家老林秀貞及其弟林美作守不服,兩人返回與力前田與十郎荒子城。其他家老問信長怎麼辦,信長答:「這樣也沒所謂。」

某人的「與力」非某人下屬之意,而是被主君安排到某人手下辦事的人

1月21日,信長騎着一匹叫「ものかは」的名馬出發,軍勢在熱田逗留一晚。

1月22日意外地大風。船長、水手都説不能出海,信長堅持:「以前,源義經和梶原景時曾在渡辺、福島爭論是否逆風而行,當年的大風大概和今天差不多吧。總之今天一定要出海。快去準備船隻!」船隻航行1小時約8公里靠岸。當天軍隊在野外紮營,信長則去找水野下野守水野信元※詢問當地情況,其後在緒川留宿。

信元之父是德川家康外公,信元是家康舅父

織田軍行進路線略圖
純屬參考,不保證正確。

1月24日黎明,織田、水野聯軍出發攻打駿河勢駐守的村木砦。村木砦北方有天然屏障,沒有守兵。正門在城東,後門在城西,南方有結構堅固巨型空堀。

織田信光負責圍攻西邊後門,一個叫六鹿的人最先攻入外丸。東邊正門由水野金吾負責。

信長選了最棘手的南方作攻擊目標,在那裏配置兵員進攻。年輕武者不甘後人,紛紛爬上空崛,不管跌落多少次都再次爬起,死傷者不知其數。信長站在崛邊命令:「狹間有3個,用鐵砲還擊。」説完不斷替換鐵砲攻擊。士兵看見信長親自指揮,前仆後繼地衝往空崛,拼命突入城內。

城牆上的開孔,守備方以此來放箭或槍。

城內駿河勢的抵抗亦極為出色,但在猛攻下死傷漸多,兵員減少,終於不敵投降。信長本想攻下村木砦,但己方戰死者同樣堆填如山,而且即將入夜,所以接受對方來降,命水野金吾處理村木砦的事。

信長的小姓眾死傷慘重,不忍卒睹。戰鬥從上午8時延至下午5時才決一勝負。當信長回到本陣,得知死者眾多,説着「他死了嗎?他也死了嗎?」等話時,感慨落淚。

次日(1月25日)攻打寺本城,在城下放火後收兵回那古野

1月26日,信長到安藤守就處答謝他前來助陣。27日,美濃勢歸國。安藤守就代信長向齋藤道三道謝之餘,還講述信長在暴風中渡海和攻打村木砦等情形。傳聞道三聽取報告後嘆道:「厲害的男人。真不想與這樣的人為鄰。」

鐵砲投入實戰

記載中信長第一次把鐵砲投入實戰便是村木砦之戰。上文提及信長替換鐵砲發射,可見在長篠之戰以前已有交替發射的作法,大破武田騎馬隊的「三段擊戰術」,可能沒有傳説中那麼石破天驚。

齋藤道三與織田信長

兩人的關係很微妙,微妙在不知道他們為何能結盟得如此真心誠意(…至少從表面上來看是這樣的)。信長要借兵,道三便借,不怕是陷阱。另一邊,信長確信道三真心相助,不會乘機舉兵入侵尾張。信長寧信外國之人,亦不願借家中之力,令人聯想到當時彈正忠家的亂象。

林秀貞的異樣

〈新・信長公記〉的作者高澤等林秀貞缺陣這件事有一番見解。他認為天正8年林秀貞被流放與此事相關,而非一般説是協助織田信勝織田信行謀反的原故。(見【兄弟鬩牆・信長信勝的稻生之戰】)

高澤氏認為,信長曾明言寬恕林秀貞協助信勝叛亂之罪,所以不太可能再次追究。據高澤氏分析,信長的殘酷度與其親信的死亡數成正比,即某敵人殺織田家重臣越多,將來遭受的報復便會越狠。林秀貞的缺陣導致信長直屬部眾傷亡慘重,所謂「先年造成信長公困擾(先年信長公御迷惑の折節)」之罪,指的可能便是這件事。

這個見解十分有趣。「信長的殘酷度與己方親信的死亡數成正比」這一點要慢慢檢證,暫且不説。至於林秀貞被流放的原因,我始終覺得追究24年以上的罪名有點匪夷所思。一個老闆對一個員工懷恨在心,怎會24年都找不到一個藉口將之解僱?林秀貞的罪名應該更「新近」一點才對……(雖然我知不知道真正原因是甚麼……)

至於林秀貞兄弟為何拒絕出兵,〈信長公記〉沒有交代清楚。關於這一點,桐野作人在〈織田信長〉一書中,猜測信長向外國借兵可能是觸發林氏兄弟不滿的原因。雖然真相如何無從稽考,但沿着太田牛一的文脈讀來,好像還真的有點道理。

相關閱讀:

桶狹間之戰①──山口教繼離反與赤塚合戰
桶狹間之戰③──導火線的鳴海城包圍
桶狹間之戰④──本戰前篇・人間五十年如夢似幻也
桶狹間之戰⑤──本戰中篇・奇跡的勝戰
桶狹間之戰⑥──本戰後篇・服部友貞的失態
桶狹間之戰・終──謎團Q&A

參考:

信長公記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新・信長公記 (ブイツーソリューション)高澤等著
織田信長 (KADOKAWA/中経出版)桐野作人著
歴史読本2015年秋号電子特別版 (KADOKAWA/中経出版)歴史読本編集部著
信長史料集 (岐阜市歷史博物館)信長史料集編集委員會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