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2日 星期六

桶狹間之戰①──山口教繼離反與赤塚合戰

前言

織田信長生涯中有兩大謎團:「本能寺之變」「桶狹間之戰」。本能寺之變只奇在殺人動機,事發經過卻頗為清晰(【天正十年・年表】)。相比起來,桶狹間之戰無論起因、經過、甚至地點皆眾說紛紜,可説是謎中之謎。

先此聲明,本人對軍事全無認識,但既然要寫〈信長公記・首卷〉(下稱〈公記〉)桶狹間之戰無可避免。如有錯漏請多多包涵,不吝賜教。

三之山赤塚合戰之事

天文22年癸丑4月17日
這是織田上總介信長公19歲時發生的事。
天文22年信長應該是20歲。太田牛一多次強調當時信長19歲,年份可能計算錯誤,應是天文21年才對……?(後述)

鳴海城主山口左馬助山口教繼有個20歲的兒子九郎二郎教吉織田信秀在生時對他們甚為重視,但信秀一死,父子兩人隨即叛離,引駿河勢入侵尾張,行事不講道理。山口教繼採取了以下行動:

①兒子山口教吉駐守鳴海城
②在笠寺建立城寨。(駿河勢力)葛山長嘉、岡部元信、三浦義就、飯尾豐前守、淺井小四郎5人負責守備。
③在中村櫻中村村落加建禦敵的設施,山口教繼駐留此地。

各城寨位置略圖
純屬參考,不保證準確。
4月17日,19歲的信長領兵800,經中根村進入小鳴海古鳴海,登上三之山三王山布陣。

敵方山口教吉當時20歲。他帶着1,500兵移至三之山以東1.6公里、鳴海以北約1.7公里的赤塚。前鋒足輕眾清水又十郎、柘植宗十郎、中村與八郎、萩原助十郎、成田彌六、成田助四郎、芝山甚太郎、中島又二郎、祖父江久介、横江孫八、荒川又藏。

信長從三之山上看見這個情況,立即派出軍勢向赤塚出擊。前鋒足輕眾荒川與十郎、荒川喜右衛門、蜂屋般若介、長谷川橋介、內藤勝介、青山藤六、戶田宗二郎、賀藤助丞。
據〈公記〉,內藤勝介是父親信秀安排給信長的四大家老之一。四大是:林秀貞、平手政秀、青山與三右衛門、內藤勝介。

兩軍逼近至10米時,雙方優秀的弓箭手開始放箭。荒川與十郎被越過眉庇(≈頭盔上類似帽簷的部份)的一箭射中落馬。敵方衝近,拉着與十郎的小腿和腰間大刀,意圖把他拖走。我方則拉着與十郎的頭和身體把他搶回。雙方拉据,爭持不下。與十郎的大刀長約1.8米,闊約16厘米。我方拉住刀鞘,終於奪回與十郎的大刀、頭和身體
(……腿還在嗎……?(´ཀ` |||)

混戰由上午8時直至中午,持續敵進我退、敵退我進的狀態。敵方戰死者有萩原助十郎、中島又二郎、祖父江久介、横江孫八、水越助十郎。

由於兩軍太過靠近,雙方殺敵後都沒法割取首級。信長方戰死者達30騎,赤川平七被敵方捕獲,而敵方的荒川又藏被我方捕獲。

兩軍相距7至9米,激戰數小時。山口教吉在此戰中為「上槍」,這時有稱為「上槍」、「下槍」的情形。敵我雙方互相認識的人很多,但誰都沒有留力。

由於馬下作戰的緣故,許多馬匹亂闖至敵陣。罷戰後,兩軍歸還馬匹以及交換俘虜。如此這般,信長即日收兵返歸。

意義不明。是佔上風和處於下風的意思嗎?

鳴海城
鳴海城城跡
By ペ有家音 (自身で撮影)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織田信秀和今川義元的仇怨

織田信長今川義元間的衝突,要追溯到織田信秀一代。

據〈名古屋合戰記〉,信秀受今川氏豐(義元弟)邀請到那古野城參加連歌會。期間,信秀佯裝急病,請得氏豐允許召喚家臣到來交代遺言,趁機奪去那古野城。

此後,信秀攻下安祥城,織田家勢力延伸至三河。天文17年,織田、今川兩軍爆發小豆坂合戰。戰後一個月,義元給水野十郎左衛門尉報捷,在信中大罵信秀「近年所作所為,彷彿當鄰國無人一樣」,並表示「今次終能與之決一勝負,達成我多年心願」(〈靜岡縣史〉),可見義元對信秀多麼厭憎。

天文20年6月20日,將軍足利義輝命義元、信秀兩家和解(〈御內書要文〉)。12月5日,義元寫信給阿部與五左衛門提及居中斡旋的便是山口教繼。不知最後雙方有否達成和議,但即使有也沒有甚麼用,因為織田信秀在數月後便即患病死去,

織田信秀之死

關於織田信秀卒年有天文18年、20年、21年之説,但我偏向信秀死於天文21年

第一,〈公記〉記述信秀「卒於3月3日」,剛好和〈定光寺年代記〉所記的月份脗合:「21年 織田信秀於3月9日死去」。第二,天文20年有數封談及織田信秀和今川義元議和的書信,側證當時信秀尚在人間。第三,〈公記〉兩次提及赤塚合戰發生在信長19歲之時(即天文21年)。

綜合三點,「信秀死於天文21年3月」好像比較合理。事情經緯大約是:

天文21年
3月初 織田信秀病故,山口教繼叛離。
4月17日 織田信長回應山口父子作出軍事行動,爆發赤塚合戰,但無功而還。
8月16日 織田彈正忠家與清洲勢爆發萱津之戰。
9月 今川義元進侵尾張國愛知郡八事,逼近那古野城。(〈定光寺年代記〉)
八事應是舊稱「八事山」的丘陵地帶,覆蓋名古屋市瑞穗、昭和、天白三區。

栩栩如生的戰況

赤塚合戰是信長繼任家督以來第一戰。織田信秀屍骨未寒,反信長勢力四處蜂起:清洲守護代家、末盛的弟弟信勝、鳴海城山口父子……

少數兵力

觀乎信長只領800人到赤塚出戰,未曾動員家老林秀貞、叔父織田信光等勢力,甚是奇妙。更奇妙的是,在4個月後的萱津之戰信長的動員力突然增強,叔父信光柴田勝家都有加入這場對清洲守護代家的戰役。那麼,為何早前赤塚合戰的兵力會如此少數?

①新任家督不獲支持?
②少數人可保持機動性?
③鳴海城失陷重要性不大?
④Why not all?

可能是尾張國眾對南部並不關心,少有支持奪回鳴海城的軍事行動。另一方面,信長本人過份樂觀,以為少數人亦有勝機,所以只帶800人出戰。

戰場的實態

〈公記〉把赤塚合戰描繪得十分生動,尤其是荒川與十郎的人肉拔河一節。雖然〈公記〉沒有寫得分明,但可以猜測與十郎頭部中箭後應立即死亡。對於死者,當時士兵的一般做法是割取首級換取功勳,又或者搶奪死者身上的財物。可是當時兩軍距離太近,就算士兵想搶人搶刀亦立即被敵方阻撓,因此發生了一場遺體爭奪戰。想像當時情況,還真不寒而慄……

駿河勢力的擴張

信長在赤塚合戰未獲寸功,稍後大高、沓懸沓掛兩城經山口教繼的謀略下陷落,影響到織田彈正忠家對伊勢灣的控制權。據〈定光寺年代記〉,同年9月義元甚至出兵八事,逼近信長根據地那古野城

天文23年,今川勢再有行動,在知多郡緒川城北方興建村木砦,以此截斷那古野通往緒川城的道路,村木砦之戰一觸即發。

相關閱讀:

桶狹間之戰②──村木砦淚之死鬥
桶狹間之戰③──導火線的鳴海城包圍
桶狹間之戰④──本戰前篇・人間五十年如夢似幻也
桶狹間之戰⑤──本戰中篇・奇跡的勝戰
桶狹間之戰⑥──本戰後篇・服部友貞的失態
桶狹間之戰・終──謎團Q&A

參考:

信長公記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新・信長公記 (ブイツーソリューション)高澤等著
織田信長 (KADOKAWA/中経出版)桐野作人著
歴史読本2015年秋号電子特別版 (KADOKAWA/中経出版)歴史読本編集部著
信長史料集 (岐阜市歷史博物館)信長史料集編集委員會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