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0日 星期六

【讀一封信】真田幸村:「就當我已經不在人世吧!」

真田信繁(約46歲)寫給姐夫小山田茂誠和外甥之知的家書。慶長20年(1615年)大坂冬之陣後,內外堀被填的大坂城已形同裸城,致使不少浪人心灰離去。而堅決留下的人,則開始重新挖掘濠溝備戰。真田信繁亦是逗留不去的浪人之一。就在大坂踏入櫻花花季之時,3月10日,真田信繁寫了以下(現存的)最後一封書信。

出自〈大日本史料・第12編之19〉。
版權保護期已過,網絡公開。原圖按此

貴使遠道而來,帶給我的信已經收到。得知你們一切如常,感到十分高興。我們這邊亦無大事,敬請放心。

雖然秀頼大人對我有着不尋常的寵愛,但也有許多擔心費神的事。現在是有一天過一天。不能見面交談,許多事説不清楚,寫信未能盡表心聲。

相信貴使已向你告知我這邊的情形。如果今年局勢平靜,很希望可以見面交談,有很多話想跟你説。(接下來的話一般被當成幸村的辭世句:)浮世變幻莫測,連一日後的事也説不準,請你們我已不存在於這浮世間吧!恐恐謹言。

真左衛門佐
三月十日
信繁
小壹岐樣(小山田茂誠)
同主膳殿(小山田之知)

(P.S.)原應分別給兩位寫信,不過寫的不算要事,而且如貴使所知,這邊瑣碎事多,煩心得很,因此只寫一封信。日後再詳細説明。

真田信繁的素顏

影視、遊戲作品多數會把「真田幸村」塑造成一個胸懷磊落的年輕武將。如果從僅有的史料來看,「真田信繁」的人物像又是如何呢?

信繁曾在寫給姐夫的信中,形容自己「從去年開始急速衰老,變得特別多病。牙齒脱落,鬍鬚也沒有幾根黑。」另外,〈武邊咄聞書〉裏有一則逸話提到真田信尹指侄兒信繁缺兩隻門牙。〈長澤聞書〉則描述信繁外表看來44、45歲,額頭有2、3寸疤痕,身材矮小。無論哪一項描述,真田信繁都和「年輕」兩字無緣。

性格方面,兄長真田信之形容弟弟「對事態度柔和而且忍耐,少説話,不會發怒。是真正的治國之材。相比之下,我們只不過在虛張聲勢罷了。」(〈左衛門佐君傳記稿〉)

時至今日,當然無人可以像兄長信之一樣清楚信繁的個性。可是,從信繁的書信中,至少可以看出他對家人的關愛。尤其是對姐夫小山田一家,信繁總是説想和他們見面,又強調自己平安,甚至叫他們當自己已經死去,不用再擔心。(歪着想的話,可能是信繁厭煩了姐夫過度關心也説不定⋯⋯( ̄ε(# ̄))

Sanada Yukimura
真田幸村畫像
See page for autho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武士與櫻花

文章開首部份提到了一下櫻花,突然想起之前看過一道關於家紋的問題:「為何沒有武家使用櫻和椿作為家紋呢?」

日本人賞櫻的歷史可以追逆至平安時代的嵯峨天皇。到了戰國時代,豐臣秀吉亦曾舉辦醍醐花見,可知日本人對櫻花之愛始終如一。有云「花は桜木、人は武士」,武士向來被喻為櫻,但為何沒有武將使用櫻花作為印紋?

因為⋯⋯武士自身當然無懼高潔地殞落,但櫻花全樹飄落的景像,卻令人聯想到一族凋零,十分不吉。

至於椿花,由於花落突然,予人人頭落地之感,所以忌用。(°ロ°٥)

相關閱讀:

【讀一封信】真田幸村:「我很奇怪吧?」

參考:

大日本史料・第12編之19 近代電子圖書館
戦国時代の舞台裏─ここが一番おもしろい!(歴史の謎研究会)
実伝真田幸村(角川学芸出版)火坂雅志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