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

【讀一封信】真田幸村:「我很奇怪吧?」

大河劇〈真田丸〉才播幾集,本文很不識趣地飛越至真田信繁真田幸村人生最後階段。以下是慶長20年(1615年)大坂冬之陣後,信繁(約46歲)寫給長姐村松殿的家書。

有話想説,因此寫信給你。沒想到演變成戰爭,而我們到此參戰,一定令你覺得奇怪吧。但首要的是,我們保住性命無事終了。

很想和你見面詳談。雖然不知明天形勢將會如何,但現在總算平安無事。曾經和主膳殿(村松的兒子)見過數面,卻因公務繁忙不能慢慢地聊。我們這邊一切如常,請你放心。

本想再寫詳細一點,但使者趕急,正站着等我寫完,只好匆忙擱筆。下次再給你寫信吧。謹言。

正月廿四日
左衛門佐
給村松

村松殿

真田信之、信繁的長姐,原名「於國」,估計因居住於村松而被稱「村松殿」。兩兄弟和村松殿之間各有書信遺留下來,可以稍微窺探三姐弟間的親情。信繁人生最後的信也是寫給姐夫小山田茂誠父子的。

在給村松殿的信中,信繁多次強調自己平安無事,可見他在擔心長姐會為他擔心。順帶一提,信之給村松殿的信也有請她放心等話,難道村松殿為人很愛擔心?

真田信之、信繁之間

慶長19年12月20日,經歷苦戰的德川、豐臣兩軍,終於簽訂和議,結束了大坂冬之陣

在剛過去的戰役中,原應在九度山隱居的信繁,不但秘密逃到大坂加入豐臣軍,而且表現極為活躍。對於擅自參戰,連信繁本人都自承「奇怪」,可知此事對臣屬德川的真田本家有多麼困擾。以個人淺薄的想像,信之大概又驚又怒:「你這個『廢中』,在九度山一直吃我的、穿我的,現在竟然投靠敵軍,想害死全家嗎?忘恩負義的傢伙!」所以才會急怒攻心病倒……(←純屬妄想)

撇開妄想,江戶初期的史料〈慶元記〉有這麼一段情節──話説信之聽聞信繁加入敵方,派人前去斥責:「早前你在庚子之亂(關原之戰)中敗北,我為你乞命求情。如果你念及當年恩義,就應快快切腹自盡。你死後我自會照顧大助(信繁長子)。」不久,信繁找來信之的家臣木村縫殿(木村綱茂之子?)回應道:「我來大坂城不僅是父親遺命,也是為兄長着想。如果秀頼大人得勝,我立下功勞取得一國的話,屆時我會從兄長的兒子中收一人為養子,把一國讓給他,作為報恩。」

如果以上情節在〈真田丸〉上演應該會很有趣。

The Siege of Osaka Castle
大坂之陣屏風畫
By Several painters commissioned by Kuroda Nagamasa.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相關閱讀:

【讀一封信】真田幸村:「就當我已經不在人世吧!」

參考:

慶元記:大阪夏冬両陣始末近代電子圖書館
実伝真田幸村(角川学芸出版)火坂雅志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