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6日 星期六

【讀一封信】織田信長:「比叡山的假和尚應有此報。」

織田信長的反擊

武田信玄發出彈劾狀20日後,織田信長亦不甘後人作出反擊。收信人同樣是足利義昭的近臣中野清信。信中,信長回應火燒比叡山的指控,力主那些酒肉和尚應有此報,還指信玄和他們一樣,是個裝模作樣的出家人。

這一封書狀也是出〈甲陽軍鑑〉。和前一封信玄書狀不同,這封信只有〈加越能文庫〉收錄同樣內容,真實性大減。但考慮到以歌頌信玄為主的〈甲陽軍鑑〉無必要為了作假而大揭信玄瘡疤,所以可能有機會是真的吧?

聽聞武田入道信玄進讒言,向將軍控訴我五條罪狀。那些全是胡言亂語。

説起來,那時三好左京太夫三好義繼忽起逆心,逼死光源院殿足利義輝,正直無辜的人大半遭到殺戮,幕府一度衰落。當御所(足利義昭)秘密離開南都,經伊賀、甲賀去到近江矢島佐佐木承禎義賢六角義賢遺背祖訓,忘記主從之道,無情地把將軍逐至越前朝倉原本不是甚麼大人物,其父(朝倉孝景)欺暪將軍騙得相伴眾(幕府重臣)的地位,在本國任意妄為。公方大人無法依靠這種人達成歸洛的願望,無奈移至岐阜。儘管信長力微,亦願為公儀所用,豁出性命,成為第一個擁立將軍上洛的人。上洛途中,攻下近江佐佐木的各個城池,在14日內掃平畿內逆黨,一個不留。不只畿內地區,四國、中國、遠島、遠路等友好勢力紛紛上洛臣服。全靠信長武功,公方大人才能參內就任征夷大將軍

信玄放逐父親信虎,任由年屆八十的老人家流落京都鄉郊,在街頭捱餓受苦,這種事真是前所未聞。

信玄不講理由幽閉嫡子太郎武田義信,後來還派人毒殺他。放逐父親、殺害兒子及其他親信,這種事也是前所未聞。

把歷年作戰負傷的家臣追趕到某處,再做出放火燒死他們的大惡行。還有誰願意追隨這樣的人?此外,信玄的同黨淺井長政,雖然身份不符,但信長仍把妹妹嫁給他,還扶持淺井在江北立足發展。不知何故淺井卻在金崎從後包圍信長,真是前所未聞的怪事。

信玄身為出家人,卻貪圖他國,危害民眾,在內不守戒律,在外背棄五常,是個貨真價實的假和尚。特別是比叡山,本是桓武天皇給予傳教大師最澄鎮護國家的靈修地,近年眾門徒無法無天,牛馬的糞尿染污伽藍佛前,不守潔戒,又食用魚鳥肉類。終於天道時刻到來,山上、山下全被燒成灰燼。如此下場並非信長的決斷所為,而是自作自受的惡報

信玄伺機以大俗之身號稱大僧正(最高位的僧官),此事在支那震旦(中國)亦無事例。

駿河的今川氏真原是信玄外甥,信玄卻派家老奪取外甥的領國。

關東的北條氏政是信玄的女婿,信玄出兵亂入關東,戰火直燒到氏政門前,殺害北條一族郎黨無數,在天下面前羞辱女婿,真是前代未聞。還有,信玄娶諏訪頼重之女為妾,生下末子四郎勝頼,卻設下鴻門宴邀頼重到甲斐觀賞猿樂歌舞,命近習刺殺頼重。

以上惡逆行徑古今未曾有過。如此無道,神佛亦感憎厭,因此信玄不能治理十國。信長遵從五常、尊重朝廷、仕奉公方、愛護民眾,順應天道治理天下,使國家興隆子孫繁盛,不用祈禱也能達成神佛所願。如果相信了信玄那些虛偽之言,必定會擾亂天下。古語有云,君主若採用佞人必招禍殃,聽信讒言乃是大亂之始。請把以上要旨轉達將軍大人。信長誠惶誠恐謹言。

天正元年癸酉年正月廿七日
右大臣 信長
上野中務大輔殿

元龜4年,1月尚未改元「天正」。
這個時候信長連昇殿的資格還未到手,絕非右大臣

黑歷史

看畢兩封互罵的書狀,你認為誰比較毒舌?誰比較佔上風?

其實雙方的出發點不大一樣。信玄重點主張對方不尊重權威,目的是引起足利義昭同仇敵愾,發出御教書討伐信長。信長則專門揭露信玄屠戮親屬子弟的黑歷史,目的是提醒周邊國家,不要加入武田信玄的陣營來圍堵自己。

對信玄的生平不是很熟悉,不知書信所述是否全部事實。即使是事實,也難免誇大。例如信玄之父信虎,當時身在京都仕奉足利義昭,雖然顛沛流離,但應該未至於要在街頭捱餓吧?(希望召喚時光電視機⋯⋯)

至於諏訪頼重,他既是信玄岳父,也是信玄妹夫。武田、諏訪兩家反目後,頼重不敵投降。如果上述書信內容真確,似乎是信玄找藉口把已經歸降的頼重騙到甲斐暗算於他。據維基百科,最後頼重被幽閉在東光寺切腹自盡。

……重申一次,對信玄的生平並不熟悉,不敢繼續妄言。希望有對信玄公熟悉的朋友,分析一信中內容有幾多分真實。

Takeda Nobutora by Takeda Nobukado (Daisenji Kofu)
武田信虎畫像
By Takeda Nobukado (1529-1582) ([1])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相關閱讀:

【讀一封信】武田信玄:「彼乃天魔之化身!」

參考:

維基百科 武田信虎 武田信玄 諏訪頼重_(戦国時代) 條目
甲斐志料集成・9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と将軍義昭(中央公論新社)谷口克広 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