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0日 星期六

【讀一封信】武田信玄:「彼乃天魔之化身!」

隔空罵戰──武田信玄vs織田信長

元龜3年(1572年)10月3日,武田信玄朝倉義景、本願寺顯如邀請西上(也有受足利義昭邀請之説)。織田信長對信玄出兵毫不知情,在兩天後10月5日還傻傻地給對方寫信,説自己正在努力調停甲斐、越後兩國戰事云云。當信長知道事情有變,大概已是遠江二俣城遭遇攻擊之時。不久,美濃岩村城同受武田別動隊襲擊,城主岩村殿信長叔母不等援軍,開城投降,把信長兒子坊丸織田勝長送到甲斐當人質。

信長原本一直對上杉謙信説信玄好話 ,不料受襲,氣得噴煙,改口大罵信玄無道,説要永遠與之絕交。其實事發前謙信早已收到信玄、信長關係不穩的訊息,眼看甲越兩國的仲介人和歷年宿敵大打出手,不知謙信心裏對兩位仁兄仁弟有何感想?

信玄和信長在交手前先隔空對罵起來,以書信互數對方黑材料。下述書信出自〈甲陽軍鑑〉,由信玄寫給足利義昭的近臣上野清信。〈甲陽軍鑑〉的可信性雖存在爭議,但鑑於其他資料亦有收錄類似內容的書信,所以應該是真有其事。

信長、家康之流為了自身利益,在遠江、三河兩國強佔佛閣寺社,迫害民眾,肆意妄為,種種惡行簡直前所未聞。因此,信玄興正義之師出兵征討。雖然敵人四處集結抵抗,但我方已攻陷掛川、二俣等數個要害之地,敵人殘黨盡皆降服。請你發出御教書(室町時代幕府最高級的文書)承認我們的行動。雖知上意並非坐視,但他們積惡之多,磬竹難書,決不能放任不管。懇請同意討伐誅滅信長、家康等惡逆之徒以安天下。

信長、家康企圖反亂、焚毀山上、山下寺社、破壞許多佛門之物,人人顰眉噤聲。觀其破滅佛法、王法之行相,直是天魔化身。特別是未得勅許下擅自昇殿,自居高官尊體之過尤其不可饒恕。此乃罪一。

不自量出身低微,對朝廷公卿出言不遜發號司令,輕侮權門貴胄,無禮至極。此乃罪二。

徘徊洛中、洛外,苛徵徭役,掠奪歸降者的財寶。此乃罪三。

連年戰亂中,敵我形勢千變萬化。有次赦免高槻今中城、高宮的兵士後,卻忽行死罪將之殺害。這和殺死籠中鳥並無二致,又何以取信於人?如此行徑誰不憎惡?此乃罪四。

永祿12年信長與朝倉義景決戰之時,得蒙朝廷勅命和將軍命令調停,立下數通誓書後各自歸國。然而,次年7月信長領軍上洛,把比叡山的佛閣寺社燒成灰燼。如此違背勅命、忤逆將軍意旨,當遭天罰。惡逆無道,此乃罪五。

干犯上述五罪之人是前所未聞、後無來者。要是任由纔臣亂國,屆時窮鼠反咬貓,鬥雀不畏人(窮鼠猫を噛む、闘雀人を恐れず),人們終被逼成仇敵。我想公方大人未必知悉此人包藏傾國的野心,但在各國已是人所皆知。如果幕府猶豫不決,就等於把貪婪的豺狼留在身邊一樣危險,此乃諸國蜂起、天下大亂的禍根。

如今應盡早下命誅殺信長、家康為首等凶徒,我等無論如何都會攻入他們的居館,消滅惡黨,將其屍體置於軍營門前,掛首級於獄門示眾,解開萬人愁眉,回復安寧。

信玄願伸張正義,運策帷幄,掃平四海逆浪,復興比叡山各伽藍、七社之零藍,使之回復為顯教、密教的靈修之地。如此一來,現世安定,政輝日月,其餘光可致天下靜謐之功。請把以上要旨轉達將軍大人。信玄 誠惶誠恐謹言

(元龜4年)正月七日
大僧正法性院 德榮軒
上野中務大輔殿

第六天魔王

織田信長為何被稱為「第六天魔王」呢?據〈日本耶穌會年報〉,傳教士弗洛伊斯在寫給耶穌會的信中講述了一個小故事。話説武田信玄寫信給信長時,自稱為「天台座主沙門信玄(尊崇佛法的修行者),因此信長回信自稱「第六天魔王(阻礙修佛的人)作諷刺。

可惜弗洛伊斯所説的信件沒有其他資料可作對證,所以不確定是否真確。不過,從上述彈劾狀看來,至少織田信長被稱為「魔王」是真的。除〈甲陽軍鑑〉所寫的「天魔變化也」外,還有別的抄本把此句寫成「天魔破旬變化也」。「破旬」 ,就是「第六天魔王」〈醍醐寺理性院文書〉。

由於只有〈日本耶穌會年報〉記錄信長曾自稱第六天魔王,似乎不夠可靠,但信長意氣之下直認不諱亦非絕不可能。或許傳教士不知從哪裏聽説過才寫下來吧?

五宗罪

有一點很奇妙,全文所述罪行都是織田信長所為,但每每提到必須討伐的惡黨都把德川家康拉扯一起,不知家康會不會略感無辜?

武田信玄在信中列出五宗罪,歸納起來有四個重點:①信長專橫跋扈,不尊重朝廷和幕府;②火燒比叡山等佛閣寺社;③苛徵徭役、斂財;④處死歸降士兵。

①不尊重朝廷和幕府

織田信長直到天正2年才獲昇殿資格,在此以前的確時有參內,但有沒有擅自昇殿就不太清楚。對於朝廷,信長出資修復皇居,又贖回公家莊園,表面上甚為友好。至於幕府將軍,信長在年前才向足利義昭發出17條意見書,已非尊不尊重的範圍,而是決裂

②火燒比叡山

這是事實。後來信長辯解那是僧兵們自食惡果。詳情見於【織田信長:「比叡山的假和尚應有此報。」

③苛徵徭役、斂財

這應該算真吧?苛徵徭役是指興建將軍御所修築皇居的事嗎?不是很確定。

④處死歸降士兵

據信玄所述,是高槻今中城高宮的士兵。可是,既找不到此事其他相關記載,又不確定今中城和高宮的位置。高槻城倒是有類似事件──永祿11年高槻城城主入江春繼歸降後獲原地安置,一年後叛變被逼自殺。不知信玄指的是不是這件事?

Takeda Harunobu
武田晴信畫像
By 日本語: 不明 English: Unknown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相關閱讀:

【讀一封信】織田信長:「比叡山的假和尚應有此報。」

參考:

維基百科 武田信玄 條目
甲斐志料集成・9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と将軍義昭(中央公論新社)谷口克広 著
歴史読本2015年秋号電子特別版(KADOKAWA / 中経出版)歴史読本編集部 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