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

豐臣秀頼生父之謎③──淀殿的鶴松與秀頼

上篇

鶴松

天正17年5月27日於淀城出生,生母是淀殿茶茶, 一般被稱為「捨」「棄」「鶴松」一名在當時比較少見,出自北政院宛秀吉書狀(〈正林寺文書〉)。

Toyotomi Tsurumatsu
鶴松畫像
By 日本語: 不明 English: Unknown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之前經常引述的〈河原ノ者・非人・秀吉〉(〈河原者〉)一書中,作者服部英雄一貫認為秀吉不孕的機會很大,鶴松、秀頼均非親生兒。開篇也曾提到,由淀殿懷上鶴松開始,人們已經議論紛紛,不信關白有子。伴隨鶴松誕生,秀吉身邊發生了兩件不尋常事。

聚樂第落首事件

鶴松出生約3個月前的2月25日,在聚樂第南門出現匿名落首(≈塗鴉)。當時〈多聞院日記〉、〈鹿苑日錄〉、〈言經卿記〉均有相關記事,但沒有寫下落首的具體內容。據真偽不明的〈武功夜話〉所載,似乎是嘲弄淀殿懷孕語句。捲入此事的刑死者有百人以上,一時間腥風血兩,人心惶惶。山科言經形容事件「恐怖」多聞院英俊對無辜被處死的人感到「震驚/悲歎(あさましい)」

聚樂第落首事件是因為秀吉對流言異常敏感所以產生的異常行為嗎?

大灑金錢

一方面是恐怖政治,另一方則向朝廷、諸大名、寺院大派黃金白銀。早在鶴松出生7日前,未知安產與否、是男是女的情況下已提早大肆慶祝。秀吉是為了向世間誇示老來得子意外之喜嗎?

不過,秀吉向朝廷派錢另有名目,向大名和僧侶派錢也沒有表明慶生。雖然時機巧合,但難以確定是為了即將出世的孩子。而且,即使真的是為了孩子揮金如土,也可以是素樸地表示歡喜,未必是刻意宣傳掩飾吧?

豐臣秀頼

文祿2年8月3日於大坂城出生,生母又是淀殿,初名「拾」。和鶴松不同,〈河原者〉一書對秀頼出生的疑點分析得更為清晰。

Hideyori Toyotomi
豐臣秀頼畫像
See page for autho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大坂殿

豐臣秀頼是否親生,和淀殿有否跟隨秀吉到名護屋有很大關係。第一篇已經説過服部氏的看法,後來福田千鶴〈豐臣秀頼〉書中以〈磯野文書〉所收的京極高次書狀提出反論。書信日期是文祿2年5月,即淀殿懷胎6月之時。福田氏指信中的「大坂殿」是身在名護屋的茶茶,但服部氏在自己的網頁裏回應,如果茶茶真的身在名護屋,就不應被稱「大坂殿」。再加上同在5月時秀吉在書信中稱茶茶為「二之丸殿」,亦佐證了淀殿當時身處大坂的二之丸。根據京極高次書狀的內容,高次口中的「大坂殿」應是他的正室「初」才合理。

日本Amazon關於〈豐臣秀頼〉的書評中,有一位讀者也認為京極高次書狀無法證明淀殿身在名護屋,其理由是秀吉不太可能讓懷胎6月的淀殿冒住流產的風險,千里迢迢由名護屋回到大坂。

這段爭論甚為有趣,詳情可Google搜尋關鍵字「2014,10,1 福田千鶴『豊臣秀頼』」。

後宮肅清

秀吉從名護屋回坂以後,隨即對女官和法師們進行肅清。

日期 事件
文祿2年閏9月10日 秀吉把一名叫「御竹」的女官捆綁處罰(〈駒井日記〉)
文祿2年10月19日 追放唱門師(陰陽師或占卜法師),理由是大坂城女性擅問男女問題,唱門師利用這一點騙取金錢(〈時慶記〉)
文祿2年10月20日 秀吉不在時,大坂淀殿女官們因「曲事(不法/不合理的事)」被處分(〈時慶記〉)
文祿2年10月21日 發出處罰的命令,大坂上下氛氣緊張(〈時慶記〉)
文祿2年11月4日 嚴懲私婚生子的侍妾,當事人及其夫被判竹鋸刑,其子及乳娘被煮殺(〈時慶記〉、〈日本史〉)
文祿2年
秀吉從名護屋回坂後
追放騙取大坂城中婦女10枚金條的黑魔術師。又因太閣宮殿的女性間操行不當,斬殺或燒死女性和僧侶等30人。(〈日本史〉)
文祿2年9月後 各國博士風聞將被問罪,紛紛遁隱山林。事緣太閣身邊一名年輕女子失蹤,認為她被某博士匿藏起來(〈當代記〉)

到底甚麼「曲事」令秀吉猴顏大怒呢?服部氏認為淀殿擅自接受了唱門師或僧侶的「不孕治療」,即「借種生子」。服部氏認為不但秀頼,連鶴松亦是「借種」得來,分別在於鶴松時秀吉是知情的,而秀頼時卻是淀殿自作主張。因此,秀頼出生後,完全沒有像鶴松出生時般盛大慶祝,有的反而是連串肅清

為何是淀殿?

如果服部氏猜測真確的話,便會衍生兩個疑問:

①為甚麼一定要由淀殿借種生子?
②為何不早一點讓其他人借種生子?

在討論為何偏偏要選中淀殿之前,先簡介一下其背景。淀殿本名茶茶,父親淺井長政(有異説),母親阿市。阿市一般被認為是織田信長的妹妹,也有堂妹侄女的説法,(誤)〈信長公記〉〈淺并三代記〉則記述阿市是以「女兒身份」嫁到淺井家,即信長養女

淀殿約天正16年時嫁給秀吉,在淀城生下鶴松,被後人稱為「淀殿」。服部氏認為秀吉對織田家的血緣有執着,所以希望由信長外甥女淀殿生下後繼任人。不過,秀吉側室中有信長女兒三之丸殿,如果執着於織田血統,由三之丸殿生下孩子不是更加直接嗎?這裏,服部氏的解釋有些乏力,認為可能是淀殿本人希望延續淺井織田兩家血脈。

與其説秀吉執着於織田家血緣,不如説憧憬名家的血緣吧?「淺井+織田」的淀殿「織田+不明」的三之丸殿相比,秀吉選擇了前者?又或者,本家已然沒落的淀殿,比其他側室更渴望生下孩子以鞏固地位?

無論哪種解釋都有點牽強……為何是淀殿?「天意」吧……

至於第二個疑問「為何不早一點讓其他人借種生子?」更加難以解釋,服部氏在書中亦沒有提及。讓我來勉強解釋的話,可能是秀吉以前真的曾生有實子,所以一拖再拖,直到年過五十才趕忙生下鶴松。

總括而言,個人觀點如下:

不相信 不太相信 不肯定 有點相信 相信
秀吉親兒朝覺
秀吉親兒石松丸
秀吉親女「麗人」
秀吉親兒鶴松
秀吉親兒秀頼

下篇【緋聞生父石田三成、大野治長】將假設秀頼不是秀吉的親生兒的話,可能會是誰的兒子?

相關閱讀:

豐臣秀頼生父之謎①──秀吉生父説、非生父説
豐臣秀頼生父之謎②──長濱時代的朝覺居士、石松丸、初代秀勝
豐臣秀頼生父之謎④終──緋聞生父石田三成、大野治長

參考:

維基百科 淀殿 豊臣鶴松 豊臣秀頼 條目
豊太閤と其家族近代電子圖書館
河原ノ者・非人・秀吉(山川出版社)服部英雄 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