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

豐臣秀頼生父之謎①──秀吉生父説、非生父説

讓我來選「戰國第一八卦」的話,一定會選豐臣秀頼生父之謎。為甚麼是第一?因為這個緋聞不但和當時「第一家庭」有關,而且由秀頼出生那一刻起,人們已經津津樂道400年以上。如無意外,應該可以繼續閑話400年──如果人類文明還存在的話。

歷史上或政治上,豐臣秀頼毫無疑問是豐臣秀吉的兒子、正統繼承人。可是,充滿好奇心的人們怎會滿足於這個無趣的説法?到底,秀頼的生父(=Biological father)是誰?號稱專營「娛樂八卦」〈戰國協奏曲〉鄙站,接下來嘗試為大家介紹一下。

400年前的流言

其之一

耶穌會駐日本情報員路易斯・弗洛伊斯在〈日本史〉寫道:「很多人暗地裏認為,秀吉原是不孕的體質,所以男孩(鶴松)不是他的兒子。」又道:「關白其中一個側室,是信長的外甥=茶茶。人們聽説她懷了關白的孩子(鶴松),都覺可笑。(流言認為)關白他的兄弟,甚至兩個外甥都沒有孩子。沒有人相信側室腹中的是關白親兒。」

好強力的流言!連秀長、秀次、秀勝三人都無端被牽扯上了。

其之二

出自〈武功夜話〉。在淀殿茶茶懷第一胎(鶴松)不久,有人在聚樂第南門外牆張貼數篇匿名時評(聚樂第落首事件),其中一篇大約意思是「以建造大佛為名施行刀狩令,修成無量功德終使茶茶有孕。」

似乎是對刀狩令不滿,又嘲諷秀吉要靠大佛保祐才讓茶茶懷孕。

以上情報來自充滿惡意的〈日本史〉和有偽書嫌疑的〈武功夜話〉。如果兩書記述真確,可以看出由鶴松開始,「茶茶有孕、爸爸是誰」已是街頭巷尾口耳相傳的八卦緋聞,絕非現代人才開始感興趣。

Toyotomi hideyoshi
豐臣秀吉畫像
See page for author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秀吉非生父説

「非生父説」有兩個論證方向:

①豐臣秀吉自身不孕?
②秀頼出生前40週左右,秀吉和淀殿有沒有同居?

男性不孕症?

沒有醫學檢驗,無人敢肯定秀吉是否有不孕症,只能從旁推敲。

試想,一位已婚超過30年的男士,除了正妻外身邊不乏女伴,但一直膝下無兒。而這位男士的女伴當中,有些原本已有生產經驗,有些則是改嫁後成功生兒育女。這種情況下,人們會想甚麼?應該會想,是男士的問題吧?

秀吉正是上述那種情況。

京極龍子松之丸殿是秀吉的其中一名側室,她和前夫武田元明生有孩子;加賀殿在離開秀吉嫁給萬里小路充房後便即有子;還有一名被送給茂庭綱元的愛妾後來也能生子;〈日本史〉、〈時慶記〉均有提及一名秀吉愛妾私自嫁人產子被處死的事故。綜合以上種種,可知坊間流言並非空穴來風。

爸爸媽媽在哪裏?

鶴松出生前九個月,秀吉和淀殿同在大坂京都附近,沒有可疑。但秀頼出生前九個月,秀吉因文祿之役人在名護屋。那麼淀殿有否同在名護屋呢?關於這一點,〈河原ノ者・非人・秀吉〉的作者服部英雄認為沒有,因為淀殿身在名護屋的證據不足

『聽聞』淀之御台所同行(到名護屋)。因攻打相模國時同行獲勝,所以遵循吉例。」(〈平塚瀧俊日記〉)

就是「聽聞」一詞,使淀殿有否同行成為疑問。相反另一位側室京極龍子確確實實在名護屋,所以服部氏認為日記把龍子弄錯成淀殿。

另外,身在名護屋的秀吉曾回信給寧寧北政所説已經得知淀殿懷孕的事。如果淀殿人在名護屋,又何用身在大坂的寧寧稟報?同信中還有太閣兒子曾有過鶴松,但已經死去,今次這個孩子,就當作茶茶淀殿一人的吧!」這等奇妙發言。到底秀吉是發洩心中不滿,還是顧慮到寧寧不敢表現得太過雀躍?

秀吉生父説

最王道的説法──豐臣秀吉本身就是秀頼生父。最直接的證實方法當然是DNA鑑定,可惜不太可能。間接的證據是,因為秀吉殘忍善妒,絕不可能容忍淀殿出軌,所以秀頼必定是秀吉親生兒子。然後,論證秀吉並非不孕、論證秀吉和淀殿同在名護屋等等,以證明淀殿有足夠可能懷上秀吉的親生子。

例如上述平塚瀧俊日記,可理解為淀殿真的到了名護屋,而非誤傳;而寧寧宛秀吉書狀,亦可解釋為秀吉向寧寧報告淀殿有喜,而非收到寧寧訊息才回信。

最後,也許有人會問,長濱時代的秀吉不是曾經生有石松丸嗎?關於這個孩子,留待下篇【長濱時代的朝覺居士、石松丸、初代秀勝】再談。

後記:以上主要參考2012年服部英雄的〈河原ノ者・非人・秀吉〉一書,作者支持非生父説。2014年福田千鶴著書〈豐臣秀頼〉提出反論。後來服部氏在自己網頁再提出反反論,詳細可Google搜尋關鍵字「2014,10,1 福田千鶴『豊臣秀頼』」。

相關閱讀:

豐臣秀頼生父之謎②──長濱時代的朝覺居士、石松丸、初代秀勝
豐臣秀頼生父之謎③──淀殿的鶴松與秀頼
豐臣秀頼生父之謎④終──緋聞生父石田三成、大野治長

參考:

河原ノ者・非人・秀吉(山川出版社)服部英雄 著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