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4日 星期五

織田信長的津島「化裝舞會」

踊り御張行之事

(弘治3年?)7月18日,信長舉辦「化裝舞會(踊り)」。

平手内膳眾扮演赤鬼
淺井備中守眾扮演黑鬼
瀧川左近瀧川一益眾扮演餓鬼
織田太郎左衛門織田信張的家來眾扮演地藏
 扮演弁慶的人扮特別有器量。
前野但馬守前野長康伊東夫兵衛市橋傳左衛門市橋利尚飯尾近江守飯尾定宗扮演弁慶
祝彌三郎祝重正扮演,據説叫聲十分相像。
信長扮演天人,打着小鼓跳女步。

眾人在堀田道空邸的庭園表演過後便即歸去。津島五村的長者們到訪清洲以舞蹈作回禮,表演出色不在話下。信長把長者們喚到身邊親切地説:「這個很有趣。」「十分合襯!」又為他們撥扇、勸茶等等。長者們都忘卻天氣炎熱,流着感淚回家。


這個逸話應該不少人知道。〈信長公記〉沒有寫明年代,據〈名古屋市史〉所載是弘治3年,但未知依據為何。

光看文字很難想像何謂「天人」之姿,請參看【津島躍事】圖的右上角。圖畫裏人數很少,看文字描述應該再熱鬧一點才對。所謂「踊り」,在中文通常譯為「舞」,但在日語裏「踊り」和「舞(まい)」其實有點不同,「踊り」比較像土風舞,類似慶典時大家一起跳的舞,例如盂蘭盆會的「盆踊り」

津島是尾張的商業重鎮,也是織田家的命脈,為了和津島保持良好關係,所以才有這次「化裝舞會」吧?順帶一提,永祿元年6月16、17日亦有織田信長參加津島例祭的記錄。

在此順便調查一下參加者們吧。

平手内膳不明。內膳應該是官職不是名諱。
淺井備中守據〈熱田大宮司千秋家譜〉淺井備中守千秋季忠的岳父、千秋季信的外祖父。千秋季信是千秋季忠的遺腹子,年幼喪父,跟隨母親在熱田淺井家長大。十五歲時,織田信長因其父祖三代戰死所以禁止季信從軍。
瀧川一益維基百科
織田信張維基百科
前野長康維基百科 。〈武功夜話〉便是前野長康的後人所輯錄的。
伊東夫兵衛=伊東武兵衛=伊藤武兵衛,據維基百科,夫兵衛原是相模國人,信長的黑母衣眾之一,因為殺死同僚坂井道盛赤川景弘被流放。夫兵衛後來投靠今川氏,在掛川天王山之戰中死去。〈信長公記〉裏的伊東清藏伊東長久是他的弟弟。伊東長久是信長的赤母衣眾之一,表現活躍,於天正13年病死。

(坂井道盛的兇案牽涉甚廣,可惜資料不多,無法知道詳細情況。這篇【織田信廣謀反──看悲情小姓佐脇良之】曾稍微提及。)
市橋利尚維基説是美濃市橋的豪族?!但美濃國人怎麼混進來了?根據〈信長公記〉相關記述,利尚多數和美濃眾並列,所以確是美濃人沒錯吧。
祝重正信長的側近,後來成為豐臣秀吉的御伽眾,即和主君商談各種事項的人。
堀田道空津島「化裝舞會」會場的提供者。堀田道空正德寺會見時曾經出現,當時道空為信長介紹道三以及準備湯飯等。〈信長公記〉裏其他堀田氏還有堀田孫七堀田左內,兩人分別是信長的弓眾和槍眾。

Aronia Blossoms Screen 2
安土桃山時代風流踊之景況
By Kano Naganobu (Emuseum)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織田信長「非常識人」?

也許因為少年信長打扮出格,又在父親的喪禮上舉止放肆,所以常有信長是「非常識人的印象。可是除了這兩點外,從許多其他事跡來看,信長其實是一個待人小心翼翼、善於籠絡人心的人。例如:

①本篇中對津島的老人家極盡友好
②對傳教士招呼殷勤,為弗洛伊斯等人親自送餐時,甚至把在場的兒子們嚇了一跳
③寫給寧寧羽柴秀吉正室的信中措詞討喜(【讀一封信】織田信長:「那隻貪得無厭的禿鼠!」
④切取蘭奢待時跟隨東大寺的規則;為近衛信基加冠時,多次強調要遵循前例

綜合以上種種,信長深知人情世故。所以在信秀喪禮上奇異的舉動,如果屬實,應該別有緣故吧?這一點以後有機會再述。

參考:

維基百科 滝川一益 織田信張 前野長康 伊東武兵衛 市橋利尚 祝重正 條目
名古屋市史・風俗篇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信長の親衛隊(中央公論社)谷口克広著
信長史料集 (岐阜市歷史博物館)信長史料集編集委員會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