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織田信廣謀反──看悲情小姓佐脇良之

三郎五郎殿御謀叛之事

信長的異母兄三郎五郎織田信廣和美濃合謀叛亂,雙方議定計劃如下:

每次敵人攻來,信長總是輕率出兵。信廣可以趁這個時候裝成參軍的樣子帶兵經過清洲,城中留守的佐脇藤右衛門必定出城迎接。這時只要逼死佐脇便能奪取清洲。成功後以烽煙為號,美濃軍馬上渡河攻來,信廣則出動軍勢,扮作支援信長其實是攻其後方。

信長聽聞美濃兵毫無幹勁地在對岸集結,猜想可能家中有變,出陣前命令佐脇絕不能出城,又囑咐清洲居民加強城廓守備,緊閉城門,在自己回來前不得放人入城。

信廣知道信長離開,馬上帶兵到清洲要求入城,但城裏守兵不肯放行。信廣心知不妙,連忙撤退。不久,美濃勢亦退去,信長無事歸城。

自信廣開始有異心,和信長間的戰事零星不斷。信長陷於困境之時,相助者稀。當此孤立無援之際,與之並肩作戰的,是七、八百屢建奇功的頑強武士,作戰時從未有一絲大意。

奇妙的兄弟情?

短短一篇文章,卻有幾個有趣的地方。先從織田信長本人説起。後世人可以從許多事例得知信長喜歡突然出陣,但原來不只現代人,連兄長信廣亦深知其然,而且還利用這一點和鄰國相約起事。

第二奇妙之處,便是織田信廣的遭遇了。信廣不但被揭發有謀叛之心,之後還繼續對抗了一段時間。無法得知信廣、信長兄弟何時和解,只知道信廣一直沒有被問罪,而且一直在信長旗下活動直到天正2年長島一向一揆殲滅戰,偕同許多其他織田族人一起戰死。

然後是年時代考。

稻生之戰前?稻生之戰後?

〈信長公記〉此篇不但沒有年份,甚至沒有日期。從內容來看,應該是清洲落城、齋藤道三死後,即弘治2年4月20日以降的事。問題是發生在弘治2年8月24日稻生之戰前、還是後呢?(稻生之戰詳情,看這篇【兄弟鬩牆・信長信勝的稻生之戰】)

如是稻生之戰前的話,不得不聯想到在同年5月26日,織田信廣弟弟秀俊織田信時曾和信長兩人一起去那古野城林秀貞談判的事。談判後不久,秀俊隨即在守山被殺。當時,信廣和他的弟弟秀俊,連同信長,三人是同一陣營的嗎?如是,信廣不太像會在稻生之戰前謀叛。

上一篇【三河吉良義昭、尾張斯波義銀會見】也曾提過,在弘治3年1月19日,美濃國齋藤義龍曾回信給織田信廣,內容關於交換新年賀禮,表面上當然沒有任何內通的意思,但這已是目前所能找到兩人之間最「密接」的史料了。

(2016.02.26)後按:〈岡崎史市〉説信廣於弘治2年12月謀反,但未知依據,會繼續留意其他資料。

佐脇良之小傳

第四個有趣之處是留守清洲城的佐脇藤右衛門。這位藤右衛門先生到底是誰?根據〈高木文書〉,信長的赤母衣眾有這兩個人:

後、羽柴筑前、其後、加賀大納言と云
  前田又左衛門(前田利家)
加賀大納言舎弟、後、藤右衛門と云
  佐脇藤八(佐脇良之)
即是,佐脇良之=佐脇藤右衛門=前田利家舎弟?負責留守清洲城的是佐脇良之這個小伙子?似乎不太像樣……?

説他是「小伙子」,是因為在弘治3年前田利家大概20-22歲,佐脇良之的年紀應在這範圍以下。根據〈寬政重修諸家譜〉,良之乃是佐脇氏的養子。從年紀上來看,佐脇藤右衛門應該是良之的養父才對?再加上〈信長公記〉每次都以「佐脇藤八」稱呼良之,明確地和「佐脇藤右衛門」區別開來,所以兩者應該不是同一人物。至於〈高木文書〉的記錄,則可以父子共用通稱作解釋。

既然提到佐脇良之,不如介紹一下他的生涯。

簡歷

年份年齡事件
弘治3年
1557年
約20歲和養父藤右衛門一起守清洲城?
永祿2年
1559年
約22歲浮野合戰中斬殺林彌七郎
永祿3年
1560年
約23歲桶狹間之戰時最先出陣的六人其中之一。
最先出陣的六人是:信長、良之、長谷川橋介長谷川秀一伯父、山口飛驒守、加藤彌三郎岩室重休女婿、岩室長門守岩室重休
永祿12年
1569年
約32歲攻打伊勢大河內城時擔任封鎖線的警備。
期間某年
根據〈熱田加藤家史〉,長谷川橋介、山口飛驒守、加藤彌三郎因為殺死坂井道盛所以被放逐。其後佐脇良之跟隨此三人共同行動,估計良之亦被捲入事件。四人眾被逐後投靠德川家康,在遠江蟄居。

兇案死者坂井道盛赤川景弘,曾出戰小豆坂合戰,是織田家重臣之一。
(家臣互毆的情況時有發生,果然是激動的年代)
元龜3年
1572年
約35歲根據〈信長公記〉,佐脇、長谷川、山口、加藤四人參加三方原之戰戰死。谷口克廣在〈信長的親衛隊〉猜想他們可能為了將功贖罪才出戰,結果卻是希望和性命雙雙落空。

荀巨伯遠看友人疾【日本戰國版】

〈信長公記〉關於佐脇四人眾的最期,竟然有這麼一個故事。

話説尾張清洲有個約二十四、五歲左右的甲冑商人,名叫玉越三十郎。有天,三十郎去到遠江濱松探望佐脇四人眾。當時武田軍正在攻打堀江城,四人眾對三十郎説:「這裏即將會變成戰場,你快點回去吧!」

三十郎回答道:「遠來相視,子令吾去;敗義以求生,豈荀巨伯三十郎所行邪?(我遠路到來,卻因害怕戰事逃跑,實在無顏回去見清洲父老,如果你們打算拼死一戰,我也要一起。)」

結果,武田軍沒有説「我輩無義之人,而入有義之國!」等大義之言,五人在初戰中慷慨就義。嗚呼!

Battle of Mikatagahara
三方原之戰畫像
Utagawa Yoshitora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參考:

維基百科 佐脇良之 條目
岡崎市史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近代電子圖書館
信長公記網上的PDF版本
現代語訳信長公記(新人物文庫)太田牛一著/中川太古譯
信長の親衛隊(中央公論社)谷口克広著
信長史料集 (岐阜市歷史博物館)信長史料集編集委員會

沒有留言 :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