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30日 星期六

侵攻美濃的跳板──小牧山築城

攻擊於久地城/遷移至二宮山/犬山兩老投誠

(永祿4至6年間某年)6月下旬出兵於久地小口城①。前鋒的小姓眾率先打破城牆攻入,經歷數小時戰鬥,有數十人負傷。信長其中一個小姓岩室長門守岩室重休②是個人所皆知的人材,但在此戰被擊中太陽穴死去。信長對長門的死感到十分惋惜。

(永祿6年)信長想出一條妙計。清洲乃是尾張國中央的富裕之地。有一次,信長帶着親信登上二之宮山,道:「我打算在這山上築城。你們搬家到這裏來。」接着又指示某某家建在某峰、某某家建在那某谷等,為家臣分配建屋的土地。當日返回清洲後,第二天再到二之宮山重申前一天的命令。家中上上下下大感困擾,都道:「從清洲搬家到這山上,太為難了。」信長改口道:「那搬到小牧山好了。」小牧山山麓連接河流,搬運便利,大家大喜之下,都同意搬到小牧山。不過,如果一開始便説要搬到小牧山,估計大家反應會和二之宮山時差不多吧。

(永祿6至7年)小牧山就在敵地於久地城旁相隔約2公里。敵方看着小牧山城建築完成,於久地城處於其下一覽無遺,認為守不下去,開城退至犬山城

織田信清家老、黑田城主和田定利和於久地城主中島豐後守兩人,通過丹羽長秀歸降。在兩人的引路下,丹羽長秀進攻犬山城。失去支城的犬山已形同裸城,長秀在四方建設兩、三重圍欄,命士兵巡邏包圍。

於久地屬犬山城的支城,城主中島豐後守
岩室重休,桶狹間之戰時最先出陣的六人其中之一。

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桶狹間之戰④──本戰前篇・人間五十年如夢似幻也

今川義元討死之事

(永祿3年)天文21年壬子5月17日,今川義元到沓懸參軍。

原文是天文21年,應該有誤,是永祿3年才對。

18日黃昏,從佐久間盛重、織田秀敏那裏送來確切情報:「今川方打算在18日晚上運兵糧入大高,然後趁19日早上攻擊織田方城寨。此時適逢潮水上漲,織田方將無法援救。」

當晚,信長(27歲)沒有談及軍情方略,儘説些閒言雜話。最後信長命眾人退出:「夜已深,大家回家去吧!」家老們嘲笑道:「運氣用到盡頭,智慧之鏡亦會蒙塵,説的便是此時。」

一如所料,(19日)破曉時分,佐久間盛重、織田秀敏再次傳來訊息:「鷲津山、丸根山正受今川方襲擊。」

這時,信長舞起敦盛之舞:「人間五十年,與下天之內相比,如夢似幻也。一度獲得生命者,可有不滅之人?」唱完便下命吹響法螺貝,取來武具,穿起鎧甲,站着吃過早飯,立即戴上頭盔出陣去了。

當時跟隨其後的小姓有岩室長門守、長谷川橋介、佐脇良之、山口飛驒守、賀藤彌三郎。主從六騎一口氣踏破12公里至熱田。上午8時,從源大夫殿宮前東望※※,看見鷲津、丸根兩寨正在冒煙,似乎已經落陷。

佐脇良之的結局,請看【織田信廣謀反──看悲情小姓佐脇良之】。
※※源大夫殿宮向東南方眺望才對?

出陣

十分著名的一幕。太田牛一在〈信長公記〉(下稱〈公記〉)兩次提及織田信長喜歡唱「敦盛」,所以到了現在,幾乎所有關信長的影視作品皆有「敦盛」一節。

源大夫殿宮上知我麻神社,現於熱田神宮境內。據〈甫庵信長記〉,信長途經熱田時曾在神宮祈願。現在神宮仍保存着桶狹間之戰得勝後,信長捐款建造的「信長塀」。熱田神宮祈願文用字接近文言文,容易閱讀,有興趣可以一看。)

熱田神宮信長塀

2016年4月2日 星期六

【讀一封信】武田信玄:「我對你的愛可昭日月。」

寫了三篇桶狹間之戰,轉換一下口味來讀一封信。

今次介紹的書信十分著名。雖説「眾道」在戰國時代十分普遍,但由當事人親口承並留下證據卻很少。

2016年3月26日 星期六

桶狹間之戰③──導火線的鳴海城包圍

駿河勢力入侵

自從村木砦一戰後,駿河勢力入侵三河、尾張知多郡等地區。此時織田信長正忙於平定國內反對勢力,無暇兼顧敵國入侵。據〈松平記〉記述,由弘治3年春開始,知多郡過半地區(中村、鳴海、科野品野等)倒向駿河。

鳴海城
鳴海城跡
By ペ有家音 (自身で撮影)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